美解密阻台发展核武始末 台回应:不发展核武的立场不变

2016-02-22 01:24:00 环球时报 陈雯萱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陈雯萱】美国政府公布最新解密的完整文件,首度披露台湾曾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致力研发可用于武器的核技术。美国至少两度坚决阻止台湾取得先进核技术,不让台湾发展核武。对于这段最新披露的历史,台湾“国防部”21日回应称,“国军遵循国际公约及政府政策,不生产、不发展、不取得、不储存、不使用核生化武器,这个立场不会改变”。

  台湾《联合报》21日援引日本《外交学者》网站的报道称,大陆在1964年核试爆成功,使得台湾对获取核能力兴趣大增。美国智库“东西方中心”的安全专家饶义称,台湾的核武器计划在上世纪60年代末展开,曾数度尝试取得外国核技术,并自行发展铀浓缩技术。1976年9月,即在卡特就职的几个月前,台美达成旨在永久关闭核计划的协议。时任“行政院长”的蒋经国保证不会发展核废料再处理设施。而做出此项保证的时间点,恰在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发现台湾试图生产武器级钚与浓缩铀之后。

  位于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日前披露了两份电文,解密了美国卡特政府与台当局就核议题进行“外交”接触的细节。根据第一份解密电文,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检查人员1977年发现,台湾试图把台湾研究用反应器(Taiwan Research Reactor)的核废料拿到设施外去使用,违反安全防护规定。该反应器在IAEA发现前述行为后便被中止运转,之后在卡特政府与台湾当局谈好条件后才得以重新启动。

  第二份解密电文重点则是台湾后来在铀浓缩技术上的研究工作。一批美国政府核专家在1978年到台湾时发现,一位台湾官方研究机构的科学家一直在致力研发激光铀浓缩技术,而该技术显然可用于武器。卡特政府最终对蒋经国当局发出警告,表示美国始终怀疑台湾考虑保留突破核武器发展的潜在能力,而这将意味美国无法“继续支持台湾电力计划所需的国外核原料出口执照”。在给蒋经国的信中,美国国务卿万斯开门见山地称,希望蒋经国能注意台湾激光同位素分离法相关研究计划的性质与内容,以及计划所产生的不确定性。美方也不容许研究计划再有灰色地带,要求停止研究计划。《外交学者》称,美国采取这一立场主要基于担心台湾追求核武会使台海局势紧张程度大幅升高。

  《联合报》21日报道称,台湾核工程专家贺立维所写的《核弹MIT》一书中提到,台湾研制核武,可回溯到1964年10月16日,大陆试爆第一颗原子弹,后来又完成氢弹试爆。蒋介石因此决定发展核武,邀请被誉为“核弹之父”的以色列原子能委员会主席恩斯特·戴维·伯格曼协助,成立直属“国防部”的中山科学研究院(简称“中科院”)筹备处。据介绍,当时“中科院”有四个研究所,分别负责核弹的弹头、弹体、导引与推进剂。台湾于1968年设立“新竹计划”,陆续成立核一、核二、核三厂,利用核电厂使用过的核燃料提炼制造核弹所需的钚同位素。之后于1972再立“桃园计划”,设置重水式核子反应炉,取得钚239。

  美方一度高度关注台湾“中科院”。贺立维引述前驻美代表钱复的回忆录说,“当时中科院负责人对美国有强烈反感,不时峻拒(严厉拒绝)美国大使馆或军方希望参观中科院的请求”。“根据一些与美国情报界有关的友人告诉我,中科院派赴美国深造的研究人员,时常会被美方接触询问,是否盼获美国永久居留权及经济援助,只要他们返回中科院时能提供美方所需的情报数据,这些好处就可轻易得到”。

  《联合报》称,直到1988年发生“中科院”核研所副所长张宪义上校叛逃事件,台湾核武研发成果才真正被美方摧毁。贺立维曾是张宪义在“中科院”的同事,他回忆说,每次开完计划评审会议后,张宪义一定跟他要会议数据。贺立维还分析说,像张宪义这样的美方卧底,台湾不会只有一位,甚至应有更高的领导在护航,否则张宪义不会从一个小组计划分组长,一下子升到副所长。有了张宪义这颗棋子,台湾“中科院”等于门户大开,毫不设防,完全在美国情报网掌握中。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何卓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