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兰蜻蜓石:不只是一间民宿

2016-07-21 09:11:00 人民日报 分享
参与

蜻蜓石一景。本报记者 王 尧摄

  “找个安静的地方,盖个舒服的房子,一直是人生的梦想。”台湾大学昆虫系退休教授石正人的蜻蜓石民宿藏在宜兰头城镇的山上,与喧嚣的都市有一点距离,但不算太远。周末的午后,从台北驱车一个多小时,再行十多分钟的山路,就来到这个隐身山林的低调所在。

  从后面看蜻蜓石民宿,确实很低调:水泥墙水泥地的建筑沉稳内敛,门口台湾水牛石雕和大厅的毛柿原木长桌质朴自然。入得门来,从挑高的钢构通透大厅里看出去的景致则堪称奢华:民宿坐靠雪山山脉出海口,鸟瞰宜兰湾,设计巧妙的无边泳池仿佛与太平洋相接。往前看,海天辽阔;往下看,叠岭层峦;白天,蓝天、白云和一望无际的太平洋令人心旷神怡;夜晚,月色、星空和兰阳平原的灯火令人心醉神迷。民宿主人石正人很低调,不擅长行销,2012年民宿开张后主张靠客人口口相传。好在来过的客人都很“高调”,几乎都成了蜻蜓石的义务宣传员。台湾歌手蔡琴称这里是自己的私藏景点,在蜻蜓石“半夜荡秋千看月亮,晚上舍不得睡觉”。

  55岁从台大退休上山开民宿,石正人无疑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从小生活在苗栗苑里乡下,长大后一直在大城市里求学、工作,对大自然的情感反而愈加强烈,“以前每一次带学生去山上采集昆虫,前一晚我都像小学生远足似的,兴奋得睡不着觉。”与这块土地结缘是200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来到这里,一眼难忘,马上出手买地。之后,每逢周末假日石正人就上山,用愚公移山的精神,一寸一寸把地整出来。建筑主体直到2011年才完工,选择钢骨混合清水模的建材,建了一栋“会呼吸的房子”,不用一片瓷砖和一滴油漆,从空中鸟瞰,就像一只面对太平洋蓄势待发的蜻蜓。

  “蜻蜓石这个名字是我太太张圣洁的创意,因为早期这个地方有个池塘,很多蜻蜓,我又姓石,就叫蜻蜓石啰。我们的标志是两只蜻蜓在点水,象征生生不息,又像一颗爱心。”如今池塘依旧,花木扶疏,引来的蝴蝶倒比蜻蜓多,足有几百只,色彩斑斓,上下翻飞,武侠小说中的蝴蝶谷不过如此吧。如果你对蝴蝶有兴趣,昆虫学教授石正人会告诉你,这里有青斑蝶、紫斑蝶、桦斑蝶……还有一群聒噪的青蛙,全台湾有32种青蛙,这里就有16种……

  因为得天独厚的昆虫资源,蜻蜓石不仅可以度假休闲,还开办昆虫夏令营,民宿大厅和客房里有很多昆虫的标本和书籍。事实上,在因民宿而“出名”之前,石正人就是岛内著名的红火蚁防治专家,也是昆虫科普节目的主持人和策划人,拍摄的纪录片《台湾昆虫 惊艳一百》获得过台湾电视金钟奖。“一枝草一点露,天生我材必有用。借由了解昆虫,让大家体会到众生平等,即便再小的昆虫,都有它在食物链上存在的意义。”石正人说。

  除了老板、教授的身份,石正人还是一位辛勤的农人。每天不管多晚睡觉,早上5点都会下田务农。在蜻蜓石旁约1公顷的农地里,种植着各式蔬菜和水果。如果客人对菜园有兴趣,石正人很乐意亲自充任导览。自家种植的有机蔬菜,除了供客人食用外,还可以给超市供货或宅配到家。“台湾的民宿都有周休五日的现象,周末客满,平时没人,我们的员工可以在菜园里工作,不至于人手空置。客人吃不完的食物用来喂昆虫,昆虫用来喂养鸡鸭,鸡鸭的粪便用来浇灌菜地,如此循环往复,可持续发展,土地活化,这是我们民宿的特点。”

  这里让许多人念念不忘的,还有它可媲美星级饭店的精致餐饮。蜻蜓石的价格在民宿中是比较高的,不过房价中包含了下午茶、晚餐、夜宵和次日的早餐,晚餐从前菜到餐后甜点足有七八道。“我们的厨师都是从星级饭店重金礼聘的,民宿虽然在山上,仍希望给客人顶级的餐饮服务。”石太太张圣洁说。当初,石正人卖掉台北的资产,到这个没水没电的地方建民宿,别人看来有点疯狂,张圣洁却是坚定的支持者,一路走来,从剪草到整理房间都亲力亲为。石正人和张圣洁都没有做生意的经验,“很多时候可以说是被客人推着走的”。客人有台湾的、香港的,近几年大陆的也多了起来,有一组大陆客人最初是来拍婚纱照,今年带了小孩和父母一起来。回头客多,石正人夫妻俩和客人的关系更像朋友,常常坐在一起聊很久。客房和大厅也摆满了他们收集的各种老物件,很有家的感觉。

  “做民宿是无心插柳,受惠的是自己。客人来自五湖四海,我们增广了见闻。我们的员工好多是二度就业的在地人,他们通过服务赢得了客人的尊重,很有成就感。我们自己有了小小的收入,对地方经济也有一点贡献。我失眠的毛病也都没有了,身体也变好了。逐梦的过程中总是忐忑不安的,现在心里很踏实,这大概就是美梦成真的感觉吧。”张圣洁说。(记者 王 尧)

责编:伶伶(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