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还在飞!十三年阴魂不散的台湾“3.19”枪击案

2017-03-19 12:55:00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吴亚明 分享
参与

  讲述人:人民日报记者吴亚明 人民日报记者冯学知

  点评人:人民日报记者 王尧

  主持人:十三年前的3月19日,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投票前一天,台南。

  鞭炮声中夹杂着枪声,正在扫街拜票的陈水扁、吕秀莲中枪,“两颗子弹”让民进党选情逆转,陈、吕组合以微弱优势连任。是巧合还是自导自演的“苦肉计”?至今依然谜点重重、争议巨大,成为台湾多年的头号悬案。随着国民党主席选举战幕拉开,这桩悬案再成热点,只是热点的主人公变成了国民党主席参选人、前国民党副主席詹启贤——当年为陈水扁治伤的奇美医院院长。

詹启贤说明会视频截图一。

詹启贤说明会视频截图2

  请看《历史上的今天+走进伪科学》特别节目:

  《“两颗子弹”十三年阴魂不散 影响台湾政局走向的3·19枪击案》

  下面有请第一位讲述人:当时在台的人民日报记者吴亚明。

  “3·19”那天,我在台湾

  人民日报记者 吴亚明

  “3·19”枪击案,逆转了台湾政治走向,戕害了台湾社会人心,其恶劣影响至今不绝如缕。有关那天的记忆也同样深深刻印在我的心头,13年来不可或忘,因为那天我就在台湾驻点采访。

  2004年3月19日中午12时,我与台湾某公家机关的几位干部在镇江街附近的一家饭馆餐叙,席间我向他们请教了两个问题。一是第二天的“总统”选举哪一组人马会胜出,赢面多少。一是陈水扁曾经说过,农历春节之后会有一个“big surprise”(意思是大的意外),这“big surprise”还会发生吗。他们中的最高位者回答我说,估计连战、宋楚瑜会赢,赢面3%。至于阿扁说的“big surprise”听听就好,不会有啦。

  下午1时30分左右,餐叙完毕,大家道别。饭馆离国民党中央党部不远,于是我就照原来的计划,走着到了位于中山南路的国民党中央党部。那个时候大概是1时45分(这个时间也是枪击案发生的时间)。当时,中央党部大楼门里门外非常热闹,穿着竞选背心的连、宋支持者都在紧张忙碌着,无论老少脸上都挂着胜利在望的喜悦。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我拍了几张照片。近两点的时候,我接到了台湾同仁的一通电话,说“亚明兄,告诉你一个消息,陈、吕遭到枪击,但也不排除被蜂炮炸伤”。当下我脑子嗡的一下,心里想说:大事不妙。接着我就接到刚才餐叙时某一位台湾朋友的电话说,“亚明兄,你担心的big surprise果然发生了,接下来有可能比较乱,你要注意安全哦”。

  接下来消息混沌、流言四起。陈水扁、吕秀莲到底是遭枪击还是被蜂炮炸伤,伤势如何,一直没有确切消息。不过民进党“立委”王幸男在当天下午2时20分许就宣布“陈水扁中枪”,随即台湾南部的地下电台就开始造谣说:“国民党联合中共枪杀陈水扁”、“目前福建军区操兵,和连宋那边暗通款曲”,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直到当日下午3时30分,时任“总统府”秘书长邱义仁召开记者会,才正式宣布说陈、吕遭到枪击。不过那一场著名的中外记者会,让媒体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邱义仁的故弄玄虚的问答和嘴角不时的“诡异微笑”。

陈水扁枪伤资料图片(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记者:弹头是在“总统”身体里面?

  邱:是。

  记者:弹头是在车上?

  邱:是在“总统”身上。

  记者:“总统”既然中弹,“总统”是步行入院的吗?

  邱笑答:可能吗?

  记者:子弹是在腹部中发现还是在车子发现?

  邱露出诡异笑容:不……是在“总统”的身上啦。

  记者:有一种说法是“总统”自己走进医院,可能吗?

  邱微笑低头:我刚才已经讲了……

  实际情形是,当天下午2时08分许,腹部有长约11厘米、深3厘米横向裂伤的陈水扁,当时是走着进了奇美医院,吕秀莲是被背着进的奇美医院。在病床上,边手术清创陈水扁还边神色自若打手机讲电话。3时20分左右,在奇美医院医疗人员面前,从陈水扁的衣服中掉出一颗弹头。这一切,邱义仁在开记者会之前,实际上早就掌握情况。

  随后,台湾的“中央选举委员会”主任委员黄石城宣布第二天的选举照常举行。

  当日下午5时10分,时任“总统府”公共事务室主任黄志芳,由奇美医院医疗小组陪同召开记者会,说明陈、吕伤势及治疗情况。

  5时30分,连、宋阵营为陈、吕祈福,要求当局尽快公布真相,让全台民众在当天就可以了解。蓝绿阵营都宣布取消造势晚会。

  当晚11点,陈、吕分别发布事先预录的电视讲话,号召大家第二天去投票。

  “3·19”枪击案发生后,连、宋阵营内对于要不要提出停止选举意见两极,最终继续选举占了上风,原因在于之前蓝营民调连、宋一直领先,现在顶多是“少赢一点,不至于输”。然而第二天的投票结果是:陈、吕以29518票也即0.22%的赢率险胜。当晚,连、宋提起选举诉讼。

  然而,一切都晚了。

  主持人:十三年后,人民日报驻台记者冯学知走进国民党中央党部,旁听“两颗子弹”的重要见证人——当年的奇美医院院长詹启贤自证清白。

  有请第二位讲述人、人民日报驻台记者冯学知:

  詹启贤:“3.19的锅我不背”

  人民日报驻台记者 冯学知

陈水扁徒步走进医院治疗(图片来原:台湾今日新闻网)

  3月1日,詹启贤表示“怀着沉重的心情和严肃的态度”主动要求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召开说明会,自证清白。詹的“沉重”不难理解,自宣布角逐国民党主席一职,党内有关他当年助扁造假的质疑声愈发高涨,后来更有国民党另一副主席公开问罪。由于许多蓝营人士深信“3·19枪击案”是一场政治阴谋,作为第一个接触陈水扁伤口的人,若不能洗脱嫌疑,选情必受影响,目前民调仅排第四的詹启贤不得不“严肃”声明:这锅我不背。

  质疑詹的声音不外乎几点:陈水扁遭到枪击后为什么去奇美医院?奇美医院有没有参与制造伤口?詹当时是否夸大陈水扁伤情帮助他拉抬选情?奇美医院是否存在一位声称“事先有接到待命通知”的小护士?

  詹启贤的说明会准备得相当充分,他拿出“3·19枪击案调查委员会”所作的调查报告、医院的监控截图和当年的新闻稿等逐一说明。詹启贤援引相关报告记录表示,奇美医院是距离案发地点最近的医院,而非事先选定。医院事先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詹当时甚至还在理发店理发。最为关键的证据是奇美医院在案发后那几个小时的监控录像截图,清楚地记录了陈水扁步入医院后接受治疗的全过程。詹启贤据此力证,陈水扁的伤口在进医院前就已经存在,医院也压根没机会人造伤口。至于夸大伤情拉抬选情的指责,詹也拿出了当年记者会的新闻稿,证明自己当时说得很清楚:陈水扁是自行步入医院,伤势并不严重。

  “奇美小护士”则是相当神奇的存在了。国民党当年获悉陈水扁只是受了轻伤后,认定这是一起政治阴谋,并召开记者会声称有奇美医院小护士踢爆,“医院事先有接到通知,有大事发生,在岗待命”。“奇美小护士”也成为许多人相信奇美医院卷入这起阴谋的有力证据。然而调查报告却清楚记录着,爆料人口中的“奇美小护士”最后竟成了她“一个不认识的朋友的朋友的女儿”,奇美医院为寻找这位小护士悬赏的2000万台币奖金迄今也无人领取。

  詹启贤拿出的证据对在场国民党人士来说无疑相当有说服力,会上虽有人向詹询问陈水扁就医细节,但没有人质疑詹提出的证据。“前立委”帅化民曾参与该案的调查,当天也是不请自来为詹澄清,表示案件虽然疑点重重,但詹启贤涉案的几率等于零,并暗批有人造谣妨碍党主席选举的公平性。吊诡的是,詹启贤的说明会太过和谐了,发言的几乎都是力挺的,而那些质疑声音最大的人居然没有参加。

  国民党今日处境狼狈,有人将原因追溯到13年前那场选举的惜败,为蓝营后来的分裂埋下了祸根。只是詹启贤此前出任马英九竞选总干事和国民党副主席等要职时无人说话,而今要竞选党主席了才有人跳出来质疑,用意也太明显。

  不过“3·19枪击案”的疑点实在太多了,尽管詹一再声称他“只能证明有伤,无法解释其他”,3月14日在做客某电台节目时,还是有听众要求詹解释更多问题,詹只能无奈反问:“该说的我都说清楚了,我不是警察、检察官,为何把焦点集中在我身上?怪我咯?”

  尽管看起来詹启贤自证清白的证据很充分,但以台湾目前立场高度极化的选举文化,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这锅背不背也由不得他了。

  主持人:十三年前,时任人民日报驻港记者的王尧通过电视和网络旁观了这场“两颗子弹”引发的选举连续剧。对于十三年后“两颗子弹”话题再现,她感慨良多——

  有请点评人:人民日报记者 王尧

  台湾选举,“奥妙不可言”

  人民日报记者 王尧

  十三年前“3·19枪击案”发生的时候,我在香港。还记得那个乍暖还寒的春夜,我披着棉被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对凄风冷雨中在广场上静坐的连爷爷和宋伯伯寄予无限同情。

  印象最深的,是陈水扁那张著名的鲔鱼肚伤口照----放眼世界,恐怕没有几个政坛人物象他一样,被人把肚皮看了个够。

  还有连日静坐抗争的蓝营群众。那年春天,台北多雨,他们穿着雨衣,坐在地上,一遍遍唱着“青海的草原,一眼望不到边……”。平时西装笔挺的连爷爷和宋伯伯换上夹克衫,和支持者坐在一起,向陈水扁要说法。这两个家世良好、仕途一路顺风顺水的难兄难弟此前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年过花甲后会走上街头抗议之路。

  接下来,当选无效之诉、选举无效之诉、验票、3·19真相调查委员会、李昌钰……在之后的几年内,每年的3.19前后,“两颗子弹”都要飞一会儿。然而,纵然是所谓的“神探”,也没能拿出令人信服的结论,那个被官方认定为凶手的陈义雄,在3.19之后不久即身亡,是自杀还是他杀犹有争议,“3·19枪击案”也成为台湾著名的世纪大悬案。

  十三年过去,“3·19枪击案”的获益者陈水扁已经做满任期、成为阶下囚,保外就医在家做寓公,国民党也历经了上台再下台、分裂再分裂……“3.19枪击案”渐渐不再被人提起----的时候----,今年因为詹启贤加入国民党主席选举战团而再度成为热点话题,不能不让人感叹:缘,妙不可言!

  “3.19枪击案”也大抵可以视为大陆民众全面了解台湾选举的开始。在此之前,限于媒体报道的篇幅,大陆民众对于1996年所谓台湾第一次“直选”领导人的印象,恐怕只停留在我军万舰万炮齐发的壮观场面。

  2000年“大选”,宋楚瑜脱党参选,却因“兴票案”惜败,连宋相争,阿扁得利,台湾首次政党轮替,国民党失去政权,连战带着愤怒的支持者向幕后总导演李登辉扔鸡蛋……过程中岛内闹腾得天翻地覆,大多数大陆民众却是在阿扁上台后才意识到,“台独”已经成为现实的威胁。从那以后,“台湾问题”成为大陆媒体的收视率保证。

  2004年“大选”,连宋合流参选,志在拿回“执政权”,此前一路民调领先,却因“3·19枪击案”一夕翻盘。3.19陈水扁、吕秀莲受伤的消息传来,蓝营内部和看客已觉大事不妙,有段子曰:那一夜,陈水扁的账户多了几千万新台币,都是此前不看好他的商人们送的。最终连宋以不到3万票的微弱差距惜败,有人归咎于取消了当晚的造势晚会。其实,造势晚会取不取消,都有两难之处,不取消没准会催出更多的绿营票。

  经此一役,大陆老百姓长了不少知识:原来台湾选举有一种战术叫打悲情牌,通俗地说就是谁惨谁票多,谁叫选民那么任性,爱同情弱者呢?!所以选举期间参选人都特别害怕对手阵营出事,一出事人家就赢定了,一出事自己就有嫌疑,象“3.19枪击案”,除了栽赃给蓝营和中共,还有人放风说是蓝营找外省黑道干的,气的黑道要上街抗议。其实,从受益者看,出事者自导自演的可能性更高,所以,“3.19枪击案”是绿营“苦肉计”的呼声更高!

  一场场选举看下来,大陆民众也学了不少名词,其中最著名的当数“奥步”——闽南语“阴招”的意思。因为在“奥步”问题上的教训太惨重,2010年台湾“五都”选举之前,国民党先发制人,公布了民进党常用的“十大奥步”:栽赃走路工、制造候选人病危假消息、打扁珍悲情牌等,呼吁选民擦亮眼睛,不要让“奥步”得逞。当然,国民党也承认,民进党总是能推陈出新,“奥步”防不胜防。

  “3·19枪击案”是巧合还是“奥步”?目前还是千古“悬案”。不可否认的是,它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台湾政局的走向:

  陈水扁因之获得连任,执政8年,一系列“去中国化”动作的恶果正在显现;

  蓝营拿回“执政权”失败,次年,连爷爷毅然破除重重阻力“登陆”来了个破冰之旅,国共六十年后再握手,共同擎画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

  宋楚瑜与连战前后脚“登陆”,此后却与国民党渐行渐远。他四次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屡败屡战,时也命也,成为台湾政坛一道奇特的风景。

  “3·19枪击案”还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吗?我们拭目以待。(人民日报中央厨房·观沧海工作室 吴亚明 冯学知 王尧)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