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改致台社会撕裂?蓝营人士:台湾社会已经没有了团结的基础

2017-04-20 02:12:00 环球时报 谢戎彬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拒马高度和民怨成正比!”台湾《联合报》的评论从一个侧面看到了台湾社会的怨气。该评论说,民进党上台后宣示要成为“史上最会沟通的政府”,去年开始推出铁马护栏与改道牌,想借低冲突性的工具让民众感受到当局的诚意;但警方统计数据显示,自今年起,游行抗议的密度与数量比去年同期大增,冲突强度越来越高,铁马护栏开始变成铁拒马,而且铁拒马越架越高,区隔的范围也越来越大。警方私下说:“民众怨气有多高,铁拒马就得架多高。”

  据岛内熟悉情况的人士介绍,此次军公教年金改革直接涉及到的人大约有三四十万,影响层面超过百万。反对民进党改革方案的人与支持改革者近来用情绪化的语言相互讽刺,要达成共识并不容易。国民党年金改革小组召集人林为洲则无奈地表示,年金改革大家压力都很大,但一边认为一毛都不能砍,另一边认为一毛钱都不要给,两个极端没有办法对话。

  国民党主席参选人詹启贤19日表示心情沉痛,担心社会撕裂,期盼年金改革应重视程序正义,让社会回归理性。他针对19日上午“立院”围城一事,做出表态说,现在说哪一边不对,都已无济于事,因为整个社会撕裂到这个地步,不晓得怎么办才好。八田与一的塑像遭断头,也说明社会的撕裂越来越严重。当时蒋介石铜像的头被砍,民进党就应该谴责。而现在八田与一铜像遭砍头,国民党也应该谴责。

  王炳忠认为,台湾社会已经撕裂了20多年,近5年尤其激化。从“太阳花学运”以来,潘多拉魔盒已经被打开:“只要你拳头大声音大,即使一开始你是错的,只要你拿到政权,你就是对的。”这样一来,台湾所有的族群只要有不满,大家都可以通过激烈冲撞来解决问题,台湾社会已经没有了共同团结的基础。

  【环球时报赴台北特派记者 谢戎彬 马俊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派特约记者 柴逸扉 萧师言】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