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情侣网上订台湾民宿 入住后发现卧室洗浴间都有摄像头

2017-08-11 16:49:00 都市快报 分享
参与

  要不是一周后(8月18日)要开庭、事情多半尘埃落定,小张至今不会曝光他在台湾高雄的遭遇。

  小张是杭州人,80末,个子高高瘦瘦,目前在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任专职摄像师。此前他入住高雄民宿时,无意间发现有隐蔽摄像头,卧室和洗浴间都有,摄像头还拍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今天上午,他和漂亮女友小许(化名)拿着照片、视频、笔录等证据材料跑来报社……

  事情发生在今年过年时候。

  小张和小许赴台自由行,从厦门坐船到金门,再从从金门转机到台北。他们计划在1月28日到2月2日,逛台北、台中、高雄三个地方。“台北、台中游下来,心情蛮好的,感觉台湾同胞很亲切很礼貌,环境也不错。”小张说。出事的是在高雄。

  因为第二天一大早要赶回大陆,小张提前在Airbnb上订了离机场不远的民宿,只住2月1日一晚,房价311元。Airbnb是美国一家短租网站,房东把自己的私人空间挂到该网站出租。

  小张到高雄机场后,房东Tony开了一辆标致两厢车去接他们。

  小张看到,Tony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男子,戴眼镜,蛮斯文,但给他们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很傲慢,态度比较硬。”小张说。车上他们没有对话,10分钟后到达民宿。

  到民宿是20:40,房间外观上就是杭州老房子(公寓)的样子,一共六层,民宿在二层。

  进门是指纹锁,房间内部装修不错,Tony提供免费的零食。可以看见,大门口和客厅都有摄像头,单间又有对应的钥匙与感应器。“这些我们都可以理解,毕竟要防盗。”小张说。

  20:50,Tony交代了几句,待了十来分钟,走了。他说要去接别的客人。

  入住房间以后,小张和小许一直在看电视,期间不乏亲昵动作。后来肚子饿了,外出去买吃的。晚上10点,他们买了一些零食后回到房间,小许给小张泡面,小张去洗澡。

  小许一个人待在房间,打量四周,发现一个不到20平米的房间装了3个烟感器,觉得奇怪,瘆得慌。

小张洗完澡以后出来跟小许说,洗浴间也有个烟感器,他怀疑里面装有针孔摄像头。

  小两口于是拿了椅子站高处一看,果然,两个烟感器里都藏着摄像头,还一闪一闪的……

“当时我心脏就有点心率失常了,觉得房东一定是个变态。”小许说。

  她在想,之前有那么多人入住过,有单身的小姑娘、有情侣还有各种外国人士,Tony手上到底存了多少别人的私密影片呢,多少已经流传到了网上呢?

  小两口讨论决定,不住了。深夜,他们拖了行李,走到最近的捷运站,在公共电话亭旁打110报警。

  “当时很害怕的,她人都傻掉了,我心里也很慌的,但是感觉不能慌,应该想想怎么处理,我们是逃出现场才报警的。”小张说。报警是11点左右,11点40,两个警察终于走了过来。

  警察说,他们也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办,还问他们想怎样?小情侣带警察现场去看了,警察确认那是隐形摄像头,但表示,不经过房东允许无法随意拆除。

房东直接联系方式他们都没有(在Airbnb上Tony留下的大陆的手机号码,打过去一直没人接)。

  警察又说,有个取证小组要过来,要等一下。小两口在门口一直等取证小组来,“他们也是踢皮球,一会儿说来一会儿说不来。最后也没来。”小许说。

  等了一个半小时,在场的两个警察用手机看起电视剧来,还跟小情侣说,要不然先回去睡,把摄像头遮住继续睡?

  “简直吐血!”小许哭笑不得。

  两小时后,房东找到了(小张记得Tony车牌尾号,警察通过他的车牌号找到他),警察带他去房间指认情况,他当场装傻,说不知道自己房间有摄像头,一会儿说是一个韩国人搞的,一会儿说自己不知道。

  警方在Tony同意的情况下,把两个烟感器带回了警察局,警察从中调度出了小张和女朋友的视频。

  凌晨四点,他们在警察局录完口供。房东Tony一直说不清楚情况,说自己也是受害者,想求和解,并表示愿意赔款,小张说:“忘了说赔多少,反正很少。”但因为受害人证据确凿,视频画面还打印出来,按了手印……警方建议起诉房东,由台湾当地检察部门提起公诉。

  一夜未眠。五点,小情侣拿了回执单就去机场了。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乘飞机回大陆。台湾方面说半年有效期之内可以出庭或者委托律师处理。

  回到大陆后,他们下决心做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联系短租平台Airbnb,要求给个合理解释。2月2日当天,即事发24小时内,他们联系Airbnb客服表述情况,对方要求他们举证。

  “我们咨询过律师,他们无权要我们举证,他们自己有调查义务。”小张说,他们最后只提供了报案回执单。然后,“他们就一直拖。每次邮件过来,都是同样的内容,要求我们提供照片之类。”

  现在,Airbnb新加坡的人在跟他们联系。“哎,这半年来,我对它越来越没信心了。我想和他们见个面,但一直没见着。”小张不断叹气。

  第二件事情,起诉房东。小张说,当初在警察局和解失败后,一回大陆他们就决定起诉房东。

  小张通过各种法律界人士最后找了一位高雄的律师,与此同时他们自己也在了解台湾法律。

  最麻烦的是公证。台方要求,他们和台湾律师签的合同,他们的个人身份证明、劳动关系、所在地、收入证明等等,都需要大陆公证。他们一共跑了10多趟公证处,每一趟都要跑各种手续。

  小张说他的生活被严重纷扰,小两口压力很大,还多次闹情绪,差点闹分手……

  费神的同时,也费钱。他们花了1000多元人民币买了个一模一样的摄像头,作为研究;公证费用为1000元;在聘请律师方面,花了3万多元。

  材料显示,Tony的那个摄像头是烟感造型的摄像头,有WiFi功能,可以实时观看,也可以存储到手机,检察官怀疑他有散播嫌疑,但没有找到有力证据。

  检察官将主要以妨害秘密罪起诉Tony,本月18日开庭。小张和小许提出300万新台币的赔偿,约66万元人民币。

  由高雄地检署提供的2017年3月13日问询笔录显示,Tony的民宿没有向政府登记备案,属违规民宿。

  检察官问Tony,为什么要在洗浴间内安装针孔摄像头,是否要满足自己的私欲?

  被告一度辨驳,称没有要装在卫生间内,也没有要满足自己的私欲。检察官质疑他没有真正想认罪,然后他才表示,因为一直有客户在里面抽烟,但因为没有照片可以作证,他是为了要向Airbnb举证客人抽烟,才安装的。

  检察官问,其他房间有没有装摄像头?他否认。事发10天后,警方曾上门检查,发现所有房间的角落,都有拆除补修的痕迹,但Tony本人咬定说只装过一个房间的。

  半年来,房东Tony屡次通过委托律师向小张的律师提出和解,“然而他又不愿意赔款(咬死最初他定和解方案),且没有任何歉意。”小张当然不同意。

  Tony到底何人?据小张打听到的消息,Tony离异,有一女儿,本人在大陆做生意的,大学毕业。在高雄开民宿后,Tony曾接待世界各地的游客,还做了宣传片,在网上推广自己的民宿。

  记者登陆Airbnb找到Tony的这家民宿,发现网友对他的评价颇高,中文、外文留言都有。

  有的说“Nice place to stay,thanks!”(值得一住的好地方,感谢!),有的说“Tony is a nice guy.He's helpful and will reply your queries promptly.”(托尼是个好人,他乐于助人,会及时回答你的问题。)……

游客贴在民宿墙上留言感谢房东。

  但没有人发现这些摄像头。

  记者拨打Tony在大陆的手机号,打通,但一直没人接。

  昨天下午,联系上Airbnb客服陈述情况,当表明是都市快报记者后,在通话畅通的情况下,对方以“喂,能听到吗?”挂了电话。之后再打过去是另一位客服接的:“我们客服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可能需要去相关部门反映。”记者向Airbnb留了电话,截至发稿时未接到回电。

  “我们认为,Airbnb和房东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同时希望相关互联网平台可以规避房客风险,保障旅行者权益。我们不想再看到其他受害者。”这是小张最想说的。

  (原题为《杭州小情侣在Airbnb上订了家台湾民宿,入住后发现卧室、浴室都装了摄像头!》)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