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图腾”面临再度清算 两百“中正路”或将改名

2017-12-07 04:00:00 环球时报 崔明轩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简称“促转条例”)。台媒猜测,新法上路后,中正纪念堂及全台蒋介石铜像将成为首要目标。《中国时报》6日评论称,“转型正义”是推动社会和解的钥匙,但是从“党产条例”到“促转条例”,民进党却是剑指国民党,为自己量身打造扑杀政敌的双箭头,让原本可以使台湾从和解走向和谐的政治工程沦为加深仇恨与对立的政治工具,“转型工作才要上路就注定翻车”。

  超过30所“中正”学校将改名

  “促转条例”明定的台湾“威权”统治时期,限定在1945年8月15日至1992年11月6日,未来要成立的“促转会”隶属“行政院”,主要推动“开放政治档案”“清除威权象征,保存不义遗址”等事项。在“行政调查权”部分,条例明定,“促转会”可通知有关机关、团体、事业或个人到场陈述事实经过或陈述意见;也可派人前往机关或个人的办公处所等进行“必要之调查或勘验”,调查人员可封存有关资料或证物。若无正当理由规避、拒绝或妨碍调查,最高可处以50万元新台币罚款。

  联合新闻网称,根据“促转条例”规定,未来将全面撤除具有政治“威权”性的建筑物或象征,全台196条中正路(街)、近40所以“中正”或“介寿”命名的学校,包括18所小学、7所高中、4所高中职以及中正大学,另外还有5所名为“介寿”的中小学,以及超过百亿枚有蒋介石肖像的硬币等都将受到影响;学校则需要对校徽、文书、学籍、地址、地图、站牌以及缔结姊妹校等做出调整。民进党“立委”姚文智称,“促转条例”通过后,应尽快处理最大的“威权”象征中正纪念堂,明年可先将蒋介石铜像移除;南门市场要改建,找不到中继处,可以先借用中正纪念堂,“威权的皇陵变成最平民化的菜市场,一定是最幽默的反讽”。   

  军营中老蒋铜像岌岌可危

  “清除威权象征”条款,也让台军方猜测营区许多蒋介石铜像将被处置,甚至以“中正”为校名的军事院校也会被列入“扫除”对象。据台湾联合新闻网6日报道,脸书“解读国军军事新闻”粉丝页称,台军两所以“中正”命名的军事院校,其中一所已经在隶属“国防大学”后技巧性地去掉了“中正”二字,如今“中正国防干部预备学校”能否维持校名,让大家继续看下去吧。

  对此,民进党“立委”刘世芳6日称,“促转条例”的主要目标是“中正纪念堂与桃园两蒋陵寝”,而不是针对“中正”之名,“中正路”是不是“威权象征”要一步步讨论。“教育部长”潘文忠6日称,要剔除或更名等事项是法律上的规范,学校本身也是公共场域,后续会与相关的学校依条例内的相关内容做适法上的研究。桃园市观光旅游局6日表示,两蒋文化园区是桃园文化指标,深具历史意义,不会因为“促转条例”或“去蒋化”而废除。据估计,学校改名等需花费数亿元新台币。高雄旗山区中正里长郭瞬明愤怒地说,以后中正里就改成“英文里”好了。

  “转型正义”制造新的悲剧

  “促转条例”在岛内引发强烈质疑。“无党团结联盟”的“立委”高金素梅称,民进党的“转型正义”从1945年开始,难道在此之前日本迫害原住民可以不处理?

  最具争议的则是对“威权”统治时期以及政党的定义。《中国时报》6日称,把“威权”统治时期定在1945年到1992年,意即从日本统治结束到所有离岛、外岛都宣告“解严”为止,没处理日本殖民时期与慰安妇议题。此外政党的定义比照“不当党产条例”,仅限于1987年7月15日之前成立的政党,引发国民党质疑“搞政治追杀”。国民党“立委”赖士葆痛批“促转条例”是地道的“斗争条款、东厂条款、锦衣卫条款”。他说,条例不纳入日本殖民时期,因为民进党怕日本,日本当初怎么杀台湾人,难道不该伸张正义?6日下午,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发表声明,称国民党除了将申请“释宪”外,也要敬告蔡英文与民进党,打着“转型正义”的旗帜并不能转移民进党当局施政不力的事实,台湾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希望民进党不要执意为所欲为。另据亲绿的《自由时报》6日报道,国民党党史馆内有不少攸关“促转条例”中提到的政治档案和史料,都是国民党财产,未来可将其全数充公,甚至如果档案保存不良,相关保存人也可能遭处罚或判刑。

  台湾《联合报》6日评论称,“一例一休”修法使民进党失去年轻人的支持,因此蔡英文有意把战场转移到“促转条例”上,未来可高举“转型正义”大旗,将矛头指向“威权”统治时期留下来的图腾,“由于转型正义的效应将全面深入社会各领域,恐怕到明年选举前都会是焦点”。与此同时,“促转条例”形同民进党无限大的提款机,对国民党而言,也可在明年选举作为巩固基本盘、批判民进党的最大筹码。《中国时报》称,民进党修法的政治算计太深,它基于政治目的,无中生有出一套超越司法的党产与“促转条例”,与它当年对抗的“威权体制”并无不同,“如果立法的结果颠覆初衷,徒增对立与仇恨,那么这种转型迎来的不会是正义,而是另一场悲剧”。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