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忠:岛内政治不能再拘泥于蓝绿 选择“统独”将成未来大格局

2018-01-25 09:35:00 两岸深情公众号 分享
参与

  “两岸深情”公众号近日采访了去年底卷入所谓“共谍案”,而被台当局强行从家中带走的新党发言人王炳忠,以下为采访全文:

  1. 新党长久以来一直和国民党是属于泛蓝阵营,但新党主席郁慕明说新党不愿意再陷入蓝绿政治框架中,盼能跳脱出来有更大格局。那请问,新党将会具体怎么做大格局?新党未来还和国民党合作吗?

  答:

  新党认为的大格局,就是解决台湾人民的前途命运,党与党之间斗来斗去、各种口水纷争,这个不是大格局,原本我们认同蓝绿是大格局,因为在民进党过去在执政时进行“法理台独”,绿要“法理台独”、引爆战争;蓝反对“法理台独”、追求和平,战争与和平影响台湾人民的命运,所以在陈水扁时代,蓝绿是大格局。

  但在马英九时代开始出现了问题,在马英九时代“法理台独”已经不再是重点,蓝营跟绿营都不讲“法理台独”,但是绿营却开始发动各种社运、媒体舆论战,将“台独”的“基本教义”,即“台湾跟中国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台湾就是中华民国”、“台湾前途由台湾人决定”,实际上渗透到不分蓝绿的广大台湾年轻世代,成为了台湾年轻人共同相信的基本价值,连国民党的年轻人也认同这一点,使蓝绿不再能够解释台湾的政治格局。

  今天台湾人要面对的,不再只是战争的问题,而是发展前途、出路的问题、经济要活下去的问题,中国大陆的崛起,就是未来下一代子孙一定要面临到的发展问题,统独,而不是蓝绿,才是真正攸关台湾前途命运问题,因此我们认为,现在不能再拘泥于蓝绿,统独才能解释台湾未来的大格局。

  为什么我们认为,“统独”的大格局不是政党的口水战?因为统独的大格局会直接影响到,台湾人加入中国崛起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台湾人民的前途命运,与中国大陆崛起这个世界大事必然有关连,甚至可以说就是这个出路,台湾人民的前途命运,就取决于台湾人在中国崛起这个世纪大事的进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但是台湾人要决定自己的角色是什么,就必然要回归到如何解决“统独问题”,才能定位我们在中国大陆崛起当中的角色。如果我们要走向“统”,我们的角色就叫“参与者”、共同的创业者;如果我们要走向“独”,走向“台湾等于中华民国”,那我们和中国大陆崛起的关系就是“对抗者”,要想办法去对抗中国大陆的崛起。

  上一个阶段,是在和平与战争当中做选择,所以是蓝或绿的问题;下一个阶段,则是在发展与内耗当中做选择,所以是统或“独”的问题。因此,要走统,还是要走“独”,就成为我们下一步必须要去面对的问题,成为台湾未来的政治大格局。

  2. 新党近十年的行动,比较保守地不去大动作的参选,这是因为受经费因素影响,还是路线选择影响多?

  答:

  首先,在路线方面所影响的,只是新党对于执政首长的参选与否,如县市长选举、台湾领导人选举,过去不参与,原因很简单,因为过去我们以蓝绿格局作为认知的时候,当然就要力拱蓝营的老大哥国民党去夺得县市首长或总统的执政权,我们只参与议员和立委的选举。

  但是现在新党开始决定,统独格局才是下一步路线的时候,就没有一定要团结让国民党来胜选执政首长的问题了,因此,只要有利于发挥统独格局的理念,有利于在统独格局上去推动台湾人民面对统一、谈论统一、促进统一,新党未来在县市首长选举、领导人大选都有可能参选。

  第二,在制度方面,受到选举制度的影响,单一选区两票制造成了立委选举从2008年以后,小党很难发展,政党票5%的门坎也使得新党在2016年立委选举,即便得票率4.2%也没有任何一席,制度造成了新党的发展空间受限。

  第三是资源的问题,因为台湾的选举文化,除了台北市,几乎所有地方的选举都是摆脱不了地方派系、家族利益影响的砸钱比赛,新党资源有限,砸钱赢不过其他政党,因此比较集中在都会区,才能诉诸于理念及人选,台北市是新党认为在诉诸理念和人选上最容易发挥的地方,也是台湾的地方议员层次当中,最接近准“立委”的职位,所以新党不贪多,集中在台北市,今年选举希望在台北市六个选区,每一区至少有一席当选台北市议员,再进攻2020年的“立委”选举。

  另外,在这一次的议员选举及2020年的“立委”选举当中,新党都会和统派的其他友党进行协商,集体提名,在其他有统派友党参选的地方,新党就集中支持该友党提名的候选人。

  3. 台湾民众因为各种原因长期被蒙蔽,对大陆有很多误解和偏见,请问新党如何做他们这方面的工作?

  答:

  民众对大陆有偏见和误解,主要原因在传统媒体被台独基本教义所垄断,成为政治正确,因此只要是嘲讽大陆、否定大陆的言论,通通都是天然的政治正确,反之如果肯定大陆,就成为了政治错误,因此在传统媒体上,肯定大陆的声音根本出不来。

  我们所要扮演的角色,就是不特别去颂扬大陆,而是用客观的方式,呈现大陆最新的经济发展、科技成就、产业信息、政治体制等等,介绍给台湾民众知道,而新媒体是良好的传播途径,将大陆的信息搜集好后,再以接地气的方式,透过新媒体宣传。

  同时我们也会训练人才,着重在两个方面的培养,第一是在思想上认同我们、愿意去肯定大陆崛起的成就;第二是技术方面的培养,学习新媒体的传播、营销方式。透过以上具体的行动,来消除台湾人对大陆的偏见和误解。

  4. 台湾主流民意是希望两岸“维持现状”,但我们知道两岸现状是动态地发展的,请问新党将如何用实际行动告诉台湾民众两岸现状的变化?

  答:

  在实际行动之前,应该先在思想上建立正确的逻辑,这个逻辑是,多数台湾人说想要维持现状,但这个现状是很笼统的说法,与其说多数台湾人希望维持现状,不如说多数台湾人希望台湾人能够有发展的出路,能够藉由两岸之间的和平交流,从大陆的市场赚到钱,支撑台湾能继续发展下去,台湾人要的是这个,这在口语上的表达就是“维持现状”。

  然而,当台湾的老本越来越耗尽,两岸越来越不和平交流,此时再问台湾人民要不要维持现状,很可能一年、两年、三年,越来越多台湾人就说不能再维持现状了,因为现状已跟他们所要的和平交流、大陆市场不一样了。因此在逻辑上要先认清,台湾人民其实要的不是现状,台湾人民要的是和平交流,要的是大陆市场,来帮助台湾发展下去。

  一旦建立了这套思想逻辑,我们就要告诉台湾人,要先“反独”才能撑住两岸和平交流,下一步则是“促统”,这样才能够让两岸之间透过和平交流发展下去的循环不会停滞。否则,两岸之间仍然缺乏互信的基础,大陆越来越多人认为台湾是吃白吃的,从大陆白拿利益赚钱,却不在统一问题上作出交代。因此台湾要先“反独”,让两岸和平交流下去,台湾也必须要“面统”、“谈统”、“促统”,才能够让两岸之间有互信,使和平交流不会中断。

  在思想上做好准备以后,我们的行动就是透过每一次发生具体案例的时候,从这些案例看到两岸之间反独促统的重要,这些案例包括观光业的萧条、两岸之间军力对抗的上升、最近M503航线的开通等等,这些议题都能告诉台湾人民,当你不反独,两岸就会升高对抗;当你不促统,大陆的耐性越来越低,大陆人民越来越不能接受,两岸的互信就会随之降低。

  5. 有很多台湾青年想来大陆工作、求学、生活,可是苦于无门,不知道具体的程序怎么走,新党能否在未来做一下这方面的工作?

  答:

  这必须要靠统派团体的分工合作,新党着重在台湾岛内的政治组织与政治宣传,在了解两岸之间有哪些就学、就业、实习机会方面的时间与精力就比较有限,但统派当中有许多团体一直在从事这方面的服务,因此要分工合作,从这些团体得知有哪些项目和机会,由于新党在台湾主流媒体上较有机会发声,也比较有政治能量,因此透过新党在台湾的话语权,传达给台湾的广大民众知道。另外,当台湾人民在大陆就学、就业时,被刁难或是受到不公平对待,需要新党出面时,我们也会义不容辞。但我们的条件是,只协助服务同志、同道和同胞。同志指的是统派、同道是认为两岸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人、同胞则是认同我们都是中华儿女的人。

  6. 台湾蓝绿板块是否已经松动?中间选民会不会成为未来台湾选举的决定力量?

  答:

  我认为“中间选民”这四个字,语焉不详,“中间选民”这四个字变成似乎是“不统不独”、“不蓝不绿”、不去思考问题的人,就被叫作“中间选民”,我认为不是,台湾很多人民还是会去思考自己的问题,这些会思考台湾问题的人,他们会越来越发现到,台面上的国民党与民进党,讲好听点叫向中间靠,其实都是在回避问题,好让他们自己能够永远在一个停滞不前的台湾,维持他们既得的利益。

  但是这样的既得利益者永远是少数,多数台湾人的利益却是不断地被削弱,所以我们不愿意继续跟他们打混仗,继续跟他们一起停滞不前,我们要进步。要进步的台湾人民就可以称他们是“解放了思想的台湾人民”,是拥有进步想法的台湾人民,这些台湾人民会成为未来台湾新兴的政治势力,他们与传统的蓝绿不一样,他们不再是用蓝绿格局思考问题,他们会改用发展或内耗去思考问题。经由新党去催化他们,让他们清楚明白,发展或内耗最后终归是“统独”的问题。

  7. 柯文哲和蔡英文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所谓的白色力量能否在未来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脱颖而出?

  答:

  我认为“白色力量”要脱颖而出,只有向蓝靠拢,而不可能向绿靠拢,因为在传统的蓝绿所遗留下来的两大板块,绿的板块已经形成了各种光谱的“独”,有“极端台独”、“务实台独”、用“维持现状”包装的“台独”等各种独,柯文哲与白色力量要在独的绿营板块当中再去抢一席之地,恐怕已经分不到了。但若是在传统蓝营板块抢一席之地,反而会有机会,因为国民党一直停留在讲话不愿意讲直白、各方都不愿意得罪也都不被讨好的恶性循环当中,柯文哲却能以人格魅力,将许多问题单刀直入、一针见血,反而可能得到蓝色群众的赞赏,他可以表达他只是反对国民党而没有反对中国大陆,只是跟国民党有仇,而不是跟共产党有仇,因此在和中共交流的时候,很可能最后比国民党表现得更好,赢得越来越多台湾人民的信赖,他们会觉得,我们要发展而不要内耗,要发展就必须加入中国大陆的崛起,柯文哲有能力带领我们加入中国大陆的崛起,他能赢得这些民众的支持。

  和蔡英文相比,柯文哲比较没有负担,蔡英文的负担在于她是民进党、在于她是“总统”,这是个很大的负担。柯文哲没有负担,他没有政党,所以他的个人魅力就等于他的党纲,他没有台独党纲,没有政党的政见来束缚他,他的个人魅力在于永远说直白话、永远讲真话,这就是他的党纲。再来他有弹性,从来没有回避问题,而是根据现实条件不断调整他的看法,在人民看来不会觉得他善变,反而觉得他有弹性、很务实。但是同样的情形如果发生在蔡英文身上,大家会觉得她很空,选前给大家美好的想象,选后发觉她什么问题都只能回避,因为她空心。这两相比较,柯文哲就成为一个既不回避问题,又能务实地适时调整,善变、不坚持原则,所有原本被认为是缺点的到了柯文哲身上都变成了人格魅力。

  当然如我前面所说,越来越多人不再用蓝绿来看问题,而是用发展或内耗看待问题,用谁能带领我们加入中国大陆崛起来看待问题,柯文哲只要能够证明这一点,大陆如果愿意跟他交流,他就有他的空间。

  8. 台湾青年人怎么看待统独问题?天然独的比例有多高?有没有比较好的解决对策?

  答:

  台湾的年轻人还不觉得统独是个问题,他们会开始觉得发展或内耗是个问题,这个是现在比较多年轻人感觉到的,因为太阳花的背后其实也是发展问题,年轻人没有办法发展、没有办法安身立命,他们有的一时间还不会想到这跟统独有关,而当中倾向“独”的一方认为要更往“独”的方向走才能解决问题,独的这一边声量比较大,另一方则认为应该要往统的方向走才能发展,但这一方的声音目前还没有出来,仍在酝酿当中。

  我们可以用三阶段论来解释台湾年轻人的思想转折,第一个阶段,是意识到台湾的问题是发展与内耗,往独走台湾才能继续发展,否则会被中国大陆并吞;第二个阶段,年轻人开始觉得,独也不能解决,但还不会想到往统走,此时的他们会认为不要谈“统独”,就专注在发展与内耗这个问题上;第三个阶段,经过新党的努力,更多年轻人会发现,发展与内耗还是与统独有关,而过去只谈论“独”却避谈统是个错误,要解决台湾的发展问题,统才是真正的解方。

  “天然独”这个名词,我认为称之为“人工独”才恰当,就像塑化剂一样,食物当中会掺杂一点塑化剂,吃久了以后会导致生殖器萎缩,这并非天然而是人工造成,但是每天一点点地摄入,感觉起来就像天然的一样。“天然独”是经过“去中国化”教育,并不断地在媒体、教科书、学运界、社运界上下功夫后,最后造成的结果,导致“台独”的“基本教义”袭卷蓝绿的年轻人,年轻人都认同后,就被简约化成“天然独”,但其实是看似天然的“人工独”。

  这个“人工独”即为上述的第一阶段,但在蔡英文执政后,年轻人开始动摇,觉得台独也没办法解决问题而进入了第二阶段,但到最后会进入到第三阶段,意识到还是必须谈论统独问题,从过去只谈独到开始讨论统一,这个就是新党要去努力的方向。

  9. 新党的海外活动的范围,有包含南美洲或是欧洲吗?

  答:

  新党海外活动的主力在美国,美东与美西都有据点,其次是泰国。新党有美国代表,也有泰国代表。

  10. 虽然现在两岸处于冷对抗之下,但两岸迟早会进行合作,您怎么看待台湾在未来两岸的合作之下可以扮演的角色?

  答:

  所谓的冷对抗是指官方而非民间,民间的合作并无断裂,官方若想再一次合作,就不再只是靠“九二共识”就能维持,“九二共识”一直被认为是两岸和平发展的重要基础,但现在看来,就算是回到了九二共识,可能也不足以作为维持两岸稳定的基础了,要转变成面对统一的进程表以及面对统一的基本主张。台湾要扮演的角色,就是当未来两岸官方恢复合作时,台湾应该自己主动地提出我们对于统一的主张,当台湾主动提出的时候,较能化解被迫统一或是武统的疑虑,以及国际势力对于两岸关系的干预,因此台湾应该认清大局,主动提出自己对于统一的主张,大陆也不会有迫切的压力,会更有耐心地解决和平统一的问题。

  11. 东亚研究所所长章念驰最近撰文分析两岸关系,他认为台湾如不能主动参与“共缔统一”,就只能“被统一”,请问台湾到底有多少人愿意主动统一?两岸到底能否和平统一?如果用北平模式解决台湾问题,也是算是一种和统模式,这种可能性大吗?

  答:

  诚如我上一题所说,台湾要主动地表达对统一的主张与进程,当台湾表达了以后,美国所能介入的借口就减少了,美国介入越少,两岸问题是中国人自己的事务,没有国际势力的干预,和平统一还有希望,大陆就有耐心慢慢谈。

  至于台湾要如何主动表达,一种可能是统派进入立法机构,向大陆表达;最大在野党国民党若是愿意主动和大陆谈,也是一种可能;另一种可能是国民党夺得执政权,就能更顺理成章地代表台湾人民,以合法的地位跟大陆谈。而令我们最担忧的情况是2020年,国民党如果败得更惨,统派又没有进入立法机构,在这样的情况下,国民党即使幡然醒悟,愿意去向大陆表达统一,统派也愿意扛起大旗去和大陆谈统一,但会有用吗?

  12. 您认为台湾跟大陆谈判,必须先经过岛内全体民众公投同意才能进行吗?如果未来某一天您代表台湾跟大陆共产党谈判统一,您认为什么事情是台湾绝对不能妥协让步的,什么又是可以退让的?

  答:

  如果今天是一个不拥有执政权的台湾在野者,去跟大陆共产党谈判统一,那只是他个人言论的表达,并没有任何改变公权力行使的问题,所以无需公投。反之,如果今天是台湾的执政者,既然已经得到台湾人民选票的授权来执政,当然就有权力去和大陆当局谈判统一,何况“中华民国宪法”原本就是要统一的宪法,如果今天行政院长都可以公开地说台湾已经独立了,也不会被弹劾,也不需要下台,法院也不会判他有什么罪,那么人民选出来的执政者去谈统一,不是更加天经地义吗?不是更合法合宪吗?

  首先,台湾经历了日本殖民剥削、国共内战、国民党威权、以及民进党以本土之名行使的贪污腐败,台湾人民希望自己能够当家作主的愿望非常强烈,应当予以尊重,因此我认为不能退让的是,统一后应该要在以爱国者为主体的前提条件下,保障台人治台、台湾人的高度自治,但不允许分裂主义者在统一后还能继续参与台湾的政治运作,台湾的最高领导人必须是认同中国的台湾人。

  第二,台湾在统一后,还是要维持让台湾人自己管理台湾岛内的司法、财政、治安、户口、边境等事务。

  第三,台湾青年一代普遍没有当兵意愿,也没有能力处理国际战略高度上台湾面临的冲突,所以应该由解放军承担起台湾周边海域的防务工作,确保台湾人民的身家财产安全不会受到日本、越南、菲律宾、美国等外国的侵害。如有台湾子弟愿意一同保家卫国,应优先让台湾子弟加入台湾防务部队。

  第四,要民主不要“台独”,我们认为台湾多年的多党民主选举制度,是台湾行使民主的方式,就像大陆透过民主集中制行使民主,台湾多年来已习惯议会制度实行民主,应予以保障,但是要民主不要台独、要民主不要分裂,保障民主选举的同时杜绝台独分裂主义。

  13. 在您心目中的中国,如果真的实现了统一,那统一后应该是什么样的体系?

  答:

  为了防范台湾被分裂主义者及外国势力利用,让中国在走向民族复兴的道路上不会因为台湾问题而被搅乱,因此应该要尽早完成统一,并推行阶段性的一国两制,长期目标则是两岸在共同摸索出最适合中国的制度后,最后走向一国一制。

  14. 大陆很多朋友想卖您的书支持您和新党,请问您能推荐一些您的著作的书单吗?

  答:

  我的著作台湾版的书名叫做《你不知道的王炳忠:拢乎你看》,目前库存所剩不多,大陆朋友如想购买台湾版的著作,可到我的微博以私讯联络。

  大陆版的书名叫做《我是台湾人 更是中国人》,华文出版社出版,大陆朋友可以在当当网、亚马逊、京东图书以及大陆各大书店购买。而在农历除夕以前,购买我著作的朋友们可以拍照寄给我,我会在过年后寄送我的签名小卡片作为纪念礼物。

  另外向各位预告,我目前正在酝酿新书,内容是关于在去年发生的1219绿色恐怖事件,我想将这件台湾史上最啼笑皆非、光怪陆离、荒腔走板的“共谍案”写成一本类小说,敬请期待。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