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从善款之争看蔡当局冷对花莲震灾

2018-03-22 12:52 中国台湾网

  据台媒报道,花莲县处理民众震灾捐款,决定将8亿(新台币,下同)善款用于补助观光及石材业者,因而引发捐款者不满。台湾《联合报》今日发表社论文章指出,花莲县政府将民众捐赠善款用于补助产业,确实是不智的决定。民间捐款不论多寡,多数人心系的是受苦的灾民,而不是广义的地方经济或产业,后者应该是台当局的责任。也因此,花莲收到20亿捐款,却将8亿元用于观光及石材业的脱困补助,当然会引起捐款人的不满。一般民众同样会感到不解:产业脱困应该是台当局的责任,为何拿民间善款去撒?

  社论摘编如下:

  花莲县处理民众震灾捐款,决定将8亿(新台币,下同)善款用于补助观光及石材业者,因而引发捐款者不满,不少人要求退还捐款,社会也有不同正反议论。对此,台当局“行政院长”赖清德表示,希望地方政府好好处理,务必让每个捐款者感受到捐款有被善用。赖清德的态度,仿佛事不关己;事实上,要协助花莲灾民及地方产业重建,台当局难道一点责任都没有?

  如果大家不健忘,赖清德前不久才以“特别统筹分配税款”的名义,向全台各县市发出120亿元的大红包。其中,各县市一律5亿元,各乡镇则为1000万元。由于此举被批评为“选举绑桩”,赖清德解释说,因为去年税收有盈余,且“未发生台风等天然灾害”,因此将余额平均分给地方,不分蓝绿都是同样的金额。这种说法听似公平,其实却不合理,也违背了“特别统筹分配税款”的运用规定。

  根据“中央统筹分配税款分配办法”的规定,“中央统筹分配税款”中,有94%为“普通统筹分配税款”,另6%为“特别统筹分配税款”。其中,“普通统筹分配税款”是依一定的比例分配给各县市乡镇运用;至于“特别统筹分配税款”,则是作为支应“地方政府紧急及其他重大事项”所需经费。

  花莲发生震灾,除了多栋大楼倒塌,居民受难,桥断路毁,整个后山观光产业也受到重创。面对如此严峻的天灾,台当局“行政院”竟仅核拨区区3亿元供其赈灾,这不嫌苛刻吗?或者,台当局“行政院长”要把钱省下来,以便到了年底可以当成自己的私房钱再向各地发放红包?

  花莲县政府将民众捐赠善款用于补助产业,确实是不智的决定。民间捐款不论多寡,多数人心系的是受苦的灾民,而不是广义的地方经济或产业,后者应该是台当局的责任。也因此,花莲收到20亿捐款,却将8亿元用于观光及石材业的脱困补助,当然会引起捐款人的不满。一般民众同样会感到不解:产业脱困应该是台当局的责任,为何拿民间善款去撒?

  这样的疑问,如果越过花莲县政府,直接质问台当局“行政院”,或许能找到更清楚的答案。如同前述,对于地方紧急灾难的救助,台当局拥有丰厚的“特别统筹分配税款”可供运用。观察以往的作法,历年都有30—40亿元用于天然灾害救助。然则,难道花莲的震灾还不够严重,否则台当局为何仅拨给它3亿元?赖清德批评花莲未好好处理善款,但作为台当局“行政首长”,他自己真的有把花莲的灾情放在心上吗?或者以为一句“地方政府的责任”,就可以把台当局的职责推得一干二净?

  震灾发生后,花莲的救灾、捐款及重建问题屡屡被拿来与高雄气爆及台南震灾相提并论。从某个程度上看,这有助于彼此参考与改善;但某个程度上,却也易于过度等化不同本质的事件,而产生盲点。例如,高雄气爆和台南震灾均获得40多亿元的捐款,而花莲却仅20亿元,少了许多。再看三个县市的财政及产业发展,后山的花莲高度倚赖观光和石材加工等初级产业,这两项产业却是维系花莲地方经济及就业人口的支柱,与工商发达的高雄、台南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何况,一次震灾,仅损毁台南的一座大楼;但对花莲而言,观光客止步却让全县伤筋动骨,久久难以复原。

  二月上旬当震灾还高度受到关注时,台当局“行政院”震灾重建专案小组召集人陈美伶也曾高谈要拯救花莲的观光和石材两大产业,并提供200亿专案融资。而今,台当局应做的是,重新检视承诺,与地方携手解决民众的困难。舍此不为,却把重担全都丢给地方,还在一旁冷言冷语,真是于心何忍?

  将民间捐款用来济助观光和石材产业,这是花莲思虑欠周,误用了善款。相形之下,台当局“行政院”把“特别统筹税款”拿去均分红包,却不用来帮助眼前的地方急难,更是滥用了民众的血汗钱。

责编:徐亦超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