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智贤谈民进党操弄“禁挂五星旗”提案: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民进党又在偷偷给两岸关系埋地雷。在刚过去的周末,民进党在岛内操弄“禁挂五星红旗”等5项“公投”提案被曝光,凸显其敌视大陆和试图加紧搞“台独”的危险苗头。这一消息爆出,正逢两岸关系极其紧张、脆弱之际,一个月内两个“邦交国”与台当局“断交”,恼羞成怒的蔡英文宣称对大陆“不再忍让”,严审大陆赴台人员申请。

  至少在1987年蒋经国开放两岸探亲之后,大陆的书刊杂志以及各种文化节目、相关戏剧就开始在台生根,五星红旗、《毛主席语录》也在台湾很多地方出现。当时在台北最繁华的东区忠孝东路,一些特色酒吧、餐厅、咖啡馆内就有五星红旗等“大陆符号”,有的餐厅甚至取名“人民公社”。

  随着台湾“开放党禁”等政治社会生活变化,台湾一度同时出现过五个与共产党相关的政党组织,那时还有一些被称为“亲中”的团体不时开着汽车、悬挂五星红旗在台湾各地大街小巷活动。2005年10月,“中华爱国同心会”在陈水扁办公室楼前升起五星红旗,谴责当局纵容“台独”。之后在台湾节目中,有一名上过钓鱼岛的人士爆料称,台湾渔民为对付堵截,通常带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在船上,接近钓鱼岛水域后就把旗帜挂起来。 该人士说,日本人虽然依旧出动直升机或舰船,但是不敢倒油漆,也不敢碰撞,动作变得“有礼貌了”。

  蔡英文上台后,去年仅在台北市一地,民众就进行过2700多次反政府、反民进党的示威抗议活动。五星红旗在岛内出现频率越来越高,2017年1月1日,爱国同心会在台北西门町举行元旦升五星红旗仪式,奏义勇军进行曲,升五星红旗。当年8月,约250面五星红旗在绿营堡垒台南升起。

  今年3月,反年改团体前往“立法院”以及凯达格兰大道集结抗议军人年金改革时,有示威者带着五星红旗。“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在记者会上开炮,声称“类似画面一再出现,已引起社会相当的不安”,是“挑战民主自由”“抵触民主红线”。

  “禁了五星旗,对岸威胁就不在?”台湾《联合报》3日称,“在世界村的此刻,即便岛内通过公投看不到五星旗,但在媒体网络、国际性运动赛场上……五星旗的曝光率,要比青天白日旗、梅花旗,甚或是绿底台湾旗要高出太多了”。文章反问:“民进党协助推动此项公投用意何在?是让全体国民看不到‘敌对势力’旗帜,就会忽略对岸强国的存在?这岂不是极度缺乏自信的鸵鸟心态作祟吗?”

  如按照过去台湾所谓的“公投法”规定,绝大多数“公投案”都不可能成案,即使成案也不可能通过。但去年12月台“立法院”对部分条文进行修正,“公投”年龄从20周岁降至18周岁,提案门槛降为万分之一,联署门槛降为1.5%,对投票总人数的标准也大大降低。岛内许多分析人士认为,民进党就是想要利用岛内“急独分子”的偏绿倾向,来利用这一类的“公投”在选举时“动员绿营支持者”。

  “我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岛内政治评论家黄智贤3日如此讲述她听到民进党操弄“禁挂五星旗”提案后的感受。她说,民进党显然知道执政受尽唾骂,选情不稳,所以要来狠招。选举要打“统独大战”了,要上演“中共是妖魔”的大戏,好催出他们的“台独”基本盘。

  3日,台湾政治大学东亚所博士包淳亮在雅虎台湾网站撰文,劝民进党认清现实。他写道,蔡英文当局采取对抗性的两岸政策,需要依靠美国对华鹰派支持,但后者如今已没有力量同时在东欧、中东与东亚进行全面对抗,更糟糕的是,美国在“台湾战场”已经打不赢,第一岛链的台湾最多只能成为玉石俱焚的牺牲品,而不再是美国能够捍卫到底的桥头堡。在岛内,不只有国民党,还有大量两岸关系的“利益相关者”;蔡政府越是想“除恶务尽”,越是引发深层的不满与疏离。包淳亮认为,民进党如果应对的是20年前的两岸关系,那么也许还可以弹压得了酝酿的反弹,但在这个大陆已成为台湾人最大机会的时代,摧毁两岸关系的努力,几乎等于是摧毁下一代过更好日子的机会,“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摧毁两岸关系也将摧毁蔡政府自己”。他称,蔡政府终将下课,但民进党可以提升自己。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萧师言 崔明轩 环球时报记者 崔杰通】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