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内选战“学姐学妹”满天飞 民众核心需求被忽视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女的价值自古以来就备受重视。在台湾,“美女牌”更被发挥到极致,不仅候选人大肆打造自己的“面子工程”,而且在选择幕僚时也偏爱颜值高的女性,今年更是“学姐”爆红。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政治所的陈先才教授9日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称,台湾是一个“选举社会”,对选民来说,频繁选举再加上政客喜欢靠空话开一些没法兑现的“口头支票”,会感到比较疲,候选人因此常常拉来一些美女吸引眼球。

  “国民党林志玲”出马

  据台湾《联合报》9日报道,民进党高雄市长参选人陈其迈8日推出竞选发言人团队,最年轻的只有25岁。当然,最令岛内媒体关注的还是“多帅哥美女”,其中包括高雄网红“面线妹”蒋宜庭,她因为家计帮助妈妈卖面线,意外被美食节目发掘,不少网友慕名前去消费。杨壹婷则毕业于文藻大学外语教学系,目前负责主持陈其迈的文艺活动和网络直播,陈走访市场吃小吃直播时,她负责主持和“旁白”,希望选民认识陈其迈生活化的一面。

  同一天,一直被指“佛系选举”的国民党台北市长参选人丁守中公布捐款系统上线,也请到有“国民党林志玲”之称的党代表游淑惠示范解说,希望募得更多“银弹”。《中国时报》9日称,游淑惠在台湾政大传播硕士毕业后,曾当过记者和郝龙斌时期台北市政府发言人,2014年台北市长选战时服务于连胜文竞选总部,在国民党普遍保守的形象中格外清新亮眼。报道称,因为有游淑惠现身实际教学,“现场人气相比以往热烈,明显是冲着‘林志玲’而来”。

  候选人纷纷推“学姐”

  不过目前人气最高的选举幕僚,还得算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学姐”黄瀞莹。今年7月,岛内一档网络综艺节目以“一日体验各行各业”系列闻名,当时主持人邰智源到台北市政府体验,黄瀞莹以“学姐”身份协助他,结果因亮眼外形迅速爆红,其脸书交友邀请信息如雪片般飞来。她的同事爆料称,“现在每天叫醒她的已经不是闹钟,也不是梦想,而是脸书交友邀请”。中时电子报称,黄当过记者,后到英国进修,返台进入台北市政府工作,有她的那集节目浏览次数突破200万,远超过其他节目。一些幕僚还经经常在脸书分享“学姐”工作点滴,满足粉丝们的愿望。有网民甚至称,柯文哲站在黄瀞莹旁边,更像是个随从。

  眼看柯文哲靠“学姐”又积攒不少人气,民进党新北市长参选人苏贞昌也不甘示弱,在网上贴出苏办新闻部副主任李佩珊客串模特的照片,结果成为亮点。据了解,李佩珊从记者转战政坛,曾担任“立委”助理,后投入苏贞昌竞选团队,担任新闻部副主任,“继柯文哲的学姐爆红后,李佩珊在跟着苏贞昌跑行程时也意外成为焦点”。

  对民众福祉不利

  其实不仅男政客爱打“美女牌”,女性政治人物也看准了这个“政治商机”。像蔡英文之前参选时不断起用年轻漂亮的女秘书,以此吸引年轻族群的目光和支持。她的小秘书从2009年10月登场以来,广受岛内绿营宅男好评,但也因知名度暴增,压力接踵而至,使小秘书“阵亡率”偏高,短时间内便更换了4人。就连“国防部”都专门调配一批美女军官组成“红粉军团”,进驻“国会联络室”,担任一线公关重任。虽然“笑果”远大于效果,但也因此备受媒体关注。

  对岛内政客来说,“美女牌”的作用显而易见,对于“美女”本身来讲好处也不少,知名度大增无疑将成为她们今后迈入政坛的重要筹码。像黄瀞莹爆红后,很快便传出要参选台北市议员,只是她觉得自己“太嫩”,想再历练几年。当然有时候也会产生麻烦,像柯文哲前不久承诺节目点击量超过千万就请“学姐”陪粉丝吃饭,引发“物化女性”的质疑。

  不少网民也对打“美女牌”提出质疑。据中时电子报报道,在苏贞昌贴出李佩珊照片后,有网民留言称,“不知是选举,还是选女人;是在选举,还是选美造势?”还有人直批,“选举只剩下选学姐,也真是太脑残了”。分析认为,这样的选举,民众根本关注不到候选人的政策,反而模糊了焦点。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政治所教授陈先才9日对《环球时报》说,这样的政治操作手段,如果说有“利”的话,也就是能增加一些年轻人对政治的关注,提高投票率;对成熟的理性选民来说,他们对吸引眼球的过程并不在意,更关心的是“候选人到底能做什么”。但由于更倾向于用“选举花招”,候选人往往对如何解决民众的困境、改善民众生活并不关心,这也是台湾政治的一个弊端,长久来说对台湾人民的福祉很不利。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