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绿票仓失去人心,韩国瑜戳破民进党20年高雄“治理神话”

2018-10-10 02:33 环球时报 崔明轩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年底台湾县市长选举,没想到最受瞩目的现象之一是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的“韩流旋风”。从未被寄予厚望的他不仅打破民进党在高雄20年的“治理神话”,还逐步威胁民进党参选人陈其迈。而这背后,透露出高雄经过民进党治理,从“世界港都”到现在丧失岛内第二大城市地位的没落以及几十万“北漂青年”的无奈。

  “韩流”

  韩国瑜现在有多火?有媒体用一个词进行了概括:“无所不在。”台湾中时电子报9日称,韩国瑜在没钱没资源的情况下,竟从外界不看好一举杀到现在的五五开紧绷态势,外界关注焦点已是他能否成功翻盘,终结民进党在高雄的长期执政。桃园市议员黄敬平认为,韩国瑜的土性、调性和草根性很合南部人的口味,他还会去深绿铁票区拜票,跟深绿支持者“坐下来聊天、喝酒,令人印象深刻”。

  台湾《联合报》讲了一个对比:陈其迈7日宣布成立竞选“总干事群”,一口气找来10名高雄市“立委”担任总干事。但面对绿营大阵仗,韩国瑜还是坚持不设总部、不设总干事,“一瓶矿泉水选到底”。国民党桃园市长参选人陈学圣透露,韩国瑜成功激起国民党的斗志,逼得党籍各地方参选人一直往前跑。绿营人士也受到震撼——民进党“立委”林俊宪称,韩国瑜一旦拿走高雄市长,一做就是8年,民进党就赢不回了,“这一仗不得了”。台湾美丽岛电子报董事长吴子嘉提及,高雄市农会理事长萧汉俊4日突然宣布力挺韩国瑜,“要知道花妈(指前高雄市长陈菊)拥有的54万选票里有一大堆国民党的票,现在要回笼国民党了”。“台湾竞争力论坛”5日公布的高雄市长选情民调显示,韩国瑜的支持率达30.8%,陈其迈为33.5%,两人只相差2.7个百分点。

  “北漂青年”

  竞选中“北漂青年”成为一个热门词。“北漂”是指离家到台湾北部读书、谋生的中南部县市一群人。以高雄为例,韩国瑜认为,依“内政部”统计,截至去年年底,在高雄市出生、户籍却在台北和新北等地的人口数高达41万,还有很多买不起房子、户籍留在高雄市的年轻人,因此高雄“北漂青年”估计在30万到50万人之间。

  各县市长参选人无不想办法催票,召唤数十万“北漂青年”11月24日回乡投票。据《联合报》9日报道,陈其迈方面已制定青年政策,提出进行经济结构转型,创造更多就业机会。韩国瑜建议由高雄市政府与企业共同募集100亿元新台币作为“青年创业基金”,让40岁以下有创业点子的年轻人有机会得到援助。虽然他没钱制作广告,但网络上出现“水军”帮韩国瑜制作视频,其中一则“韩国瑜,帮我回家”点出了“北漂青年”的心声,点阅已近20万,唱哭一群“北漂青年”。其他县市参选人也纷纷打出“北漂牌”。

  曾经的高雄,现在的高雄

  “北漂青年”议题备受关注,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台湾从“亚洲四小龙”到如今的衰落。《联合报》这样讲述高雄在民进党执政下的变化:去年,高雄市“全台第二大城市”的地位被台中超越。如果与海外比较,高雄的滞后更令人心惊——1999年,高雄港的集装箱吞吐量高居全球第三,2009年跌至第13名,如今更跌到第15。其中在超越高雄的港埠中,有8个是大陆港口。

  文章说,仅看市容,外来客或许一眼看不出高雄如何“又老又穷”,但从满街大楼招租告示,许多餐厅、名店退出高雄市场,夜市摊商频吹熄灯号,都可嗅出萧条气息。像高耸的八五大楼在1999年鼎盛时期开幕,20年后的今天,许多楼层闲置或沦为日租套房,最近甚至打出“3天两夜999元”的超低价来吸引客人。

  《联合报》提到,过去8年,高雄人口仅增加73人。4年前的管线气爆,今年的水灾及马路上雨后5000个坑洞,大街上鲜少有人搭乘的轻轨,都暴露高雄的真相,“早年的高雄拥有绝佳的港湾和轻重工业搭配的基础,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活力。但经过民进党20年的治理,却只堆砌出2500亿元(新台币)的负债,留下严重外流的产业和不易就业的青年”。

  高雄文藻外语大学国际事务系教授顾长永在岛内媒体上撰文称,台湾在上世纪90年代居“亚洲四小龙”之首,高雄风光一时,但现在稀少的载客量造成捷运年年亏损,六合夜市营运的惨状已无法用言语形容,前高雄市长谢长廷引以为傲的城市光廊如今夜晚漆黑,不见人潮,偶尔可见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民进党议员高嘉瑜直言,网络疯传的《穷到发慌》视频,可看出目前经济、政局给年轻人的相对剥夺感,传递出“民进党执政没有比较好”的感觉,恐成为压垮民进党高雄选情的最后一根稻草。

  《联合报》发表社论称,韩国瑜单枪匹马南下,短短数月就戳破民进党在高雄的“治理神话”,“作为经济都会的高雄曾经引领风骚,作为政治重镇的高雄则黯然失色;如今亏欠高雄的不是民进党吗?”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