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台“红色后代”:一段不为人知的“国仇家恨”

2012-10-24 08:09: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台湾地区戒严时期政治事件处理协会”秘书长李坤龙先生做客环球网。

李坤龙向环球网记者讲述他的亲身经历。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柏涛】上个世纪50年代,台湾经历了一场不堪回首的“白色恐怖”时代。败退台湾的国民党当局大肆捕杀在台潜伏的共产党员,据不完全统计,“白色恐怖”期间,在台湾牺牲的中共地下党员有上千人之多。近年来,随着两岸关系缓和,这段被忽略的历史在有识之士的推动和努力下,终于进入了大陆人民的视野,更多历史真相也渐渐浮出水面。

  李坤龙,台湾云林人,现任“台湾地区戒严时期政治事件处理协会”秘书长,当年“白色恐怖”的罹难者家属。他的父亲于1952年被国民党当局杀害,当时他年仅4个月。李坤龙深知失去家人的痛苦,2005年起,在另一位受难者后人郭素贞的提议下,李坤龙开始义务收集所有政治罹难者的档案。为了能让这些当年为了信仰和理想失去生命的年轻人遗灵重返家乡,他克服了重重困难,做了大量收集工作,目前已整理出1300多案、涉及5500多罹难者的档案。

  9月28日,李坤龙先生来到北京走进环球网,接受了环球网视频和环球网台海频道的专访,为网友解开这段尘封已久的历史真相。

  什么是所谓“白色恐怖”? 究竟有多少人牺牲在国民党当局的屠杀之下?

  李坤龙对环球网记者说,很简单地讲,“台湾白色恐怖就是蒋介石国民党政权利用了他权势的末梢神经对于百姓欺压的一种行为”。国民党所谓的“末梢神经”,我指的是它的情报单位,情报局、调查局、警察局等。当时的国民党政权就是透过这样的单位来执行对老百姓的各方面监控,这种行为在台湾被称为“白色恐怖”。

  那段“白色恐怖”的历史不堪回首,有大量的中共地下党和进步人士遭到牵连,那么究竟有多少人受到了国民党当局的审判并被杀害?李坤龙对此表示,我所经手或听到的,“倒是没有一个确定的数字”,但相对来说,“有5000多人确定当时在台湾白色恐怖时期受到了政治上的裁判”,这当中有的是没有真正投入革命斗争,只是参加读书会而被迫害的台湾人,当然也有一些从祖国大陆派到台湾去执行工作而牺牲的,这些人就是那种“明知不可为而为的牺牲的烈士”。根据我的调查,这个比例大约是45:55。

  国民党特务分子“无所不在”在上学和生活中遭遇到种种不公和监视

  谈到这里李坤龙的情绪有些激动,他表示,当然是有一些(歧视),“罹难者家属都同样受过或多或少的迫害”,这是在所难免的,我在上小学到初中这个年龄段,那时候国民党对保密防谍宣传得如火如荼,上学、放学途中同学会朝你扔石头,说你是“匪谍”的儿子,难免会跟同学之间起冲突,打完架回到家里还不敢向妈妈说,因为妈妈也会伤心。

  李坤龙接着回忆道,我当兵时几乎没站过卫兵,是一个文书官,从父亲的资料掀开以后我就要卸下我的职务,“所有的都卸下来”,开始站卫兵。我总记得当时有首歌,《月儿像玲珑》,当兵的望着月亮,怎么看都觉得不像玲珑,那时候真的,怎么说呢……真的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李坤龙说,当完兵回来就业不到10天,国民党的情知单位就来了,来了以后问你,“平常看哪些书?”“您当兵那段时间闲暇之余做些什么事?”不仅如此,还让我写下“10位最好的亲朋好友”。

  我当时心里头一想,“糟糕!这一写,这10位肯定要被调查”,但不得不写,“我还是写了”。我们知道有这样的背景,“国民党不可能那么轻易地放过我”。李坤龙无奈的叙述着当时的心理独白。

  当环球网记者问到国民党当局是什么时候起解除了对他的监视时,李坤龙回忆着说,“不记得哪一年了”,好象也是在解严之前大概一两年的时间。当时国民党当局派了人来,对我说,“李坤龙,以后你想做什么事,你就做吧,以后不再监视你了。”我觉得心里很难过,“今天你大可不必大费周章跟我谈这些,如果你真的放过我的话,你就不应该来了”。

责编:李柏涛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