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数十万人示威反“服贸” 民进党派出大佬力挺

2014-03-31 02:35:00 环球时报 萧师言崔杰通 分享
参与

3月30日,大批反对服贸协议的台北民众聚集到凯达格兰大道参加抗议示威集会。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一股示威“黑潮”昨天吞没台北“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等地,他们要求马英九退回与大陆签署的服贸协议,组织方声称示威者超过50万人。凯达格兰大道是台湾的政治心脏,2006年这里曾上演百万红衫军倒扁运动,此次示威前,一些学生已占领“立法院”13天,还曾强占“行政院”,强烈冲击台湾政治。在30日大示威前一天,马英九答应了学生的一些诉求,但拒绝退回服贸,他称那样将损害台湾在国际社会的信誉。台当局昨天出动6000警力防止示威失控,反恐特勤队进驻“总统府”保护马英九。台湾警方声称,到30日24时若示威者不退场将予以疏离,此前“行政院”清场曾造成百余人受伤。在台湾,从“脸谱”平台到台北街头再到蓝绿阵营,“反服贸”与“反反服贸”的力量正在激烈交锋,凸显岛内的政治社会分裂以及青年一代面对未来时对自身竞争力的惶恐,现在,没人确定这场运动会如何终结,台湾媒体称,“只能祈祷天佑台湾”。

  大示威和平落幕

  昨天下午1时,示威人潮开始向台北“游行示威专用场地”凯达格兰大道聚集,许多示威者穿着黑色短袖T恤,上写着“永不放弃”、 “决心X必胜”,据称选择黑色的用意是“哀悼台湾民主已死”。他们诉求各种各样,有人喊“退回服贸”、“捍卫民主”,也有人喊“笨蛋总统下台”、“全台串联”。下午4时左右,反服贸示威活动组织团体声称参加者“超过50万人”,引发全场欢呼,但台湾警方称,数字被“灌水”,他们的统计是11.6万人。

  30日上午,“总统府”前就在部署高压水车进行喷水测试。台视新闻称,维安警力增加到6000人,包括5000名警察和上千军方人员,凯达格兰大道附近的“总统府”、“外交部”等都严加戒备,设置层层拒马。不只南台湾警力北上支持,双北霹雳小组及保一总队维安特勤队,也被征调到“总统府”前待命。台湾《自由时报》称,“3层拒马、500军警保护马总统”。台湾“中央社”报道说,马英九30日没有公开行程,全程坐镇台北应对,“行政院院长”江宜桦也没有公开行程,密切关注凯道集会游行情势,“行政院”还成立紧急应变中心。台湾媒体说,这番大动员是担忧数日前“强占行政院”一幕上演。

  《自由时报》声称,包括香港在内的海外17国49个城市和地区的台湾留学生与台侨,以全球时差接力游行上街声援岛内“占领凯达格兰大道”运动。台湾一些电视台将这场示威看做是收视率飙升的良机,它们破天荒总动员,主播及政论节目主持人全体加班,盛况空前。

  “一些人聚在一起,唱唱歌,喊喊口号,骂骂政府。这就是台湾的街头示威。”台湾一名资深媒体人士30日对《环球时报》这样说道。30日6个多小时的示威中,一些组织者轮番上台演讲,小贩则看准商机兜售“糯米肠包小肠”、冰淇淋。一些示威民众改编“两只老虎”歌词,静坐者一起鼓掌打节拍声唱:“反对黑箱、反对黑箱,退服贸、退服贸。守护台湾民主、守护台湾民主,救台湾、救台湾。”当天也有一些“反反服贸”的人士上街展示力量,与“反服贸”人群发生零星对骂,但没有发生冲突,其间只有12名示威者因太热中暑被送往医院。

  台南环球科技大学教授欧崇敬说,他曾问过搭乘游览车北上参加活动的学生“为何来反服贸”,学生告诉他“反正放假、有车有吃有喝,就来台北逛逛”。欧崇敬说,他太太也在大学任教,问过许多学生为何反服贸,结果绝大多数都回答“我不知道服贸是什么东东、但大家要反,我就跟着反”。

  晚上7时40分,反服贸团体领袖、长期在民进党前主席蔡英文办公室工作的“学生领袖”林飞帆登上演讲台。他声称30日的活动不是结束,“占领国会还没办法停止”,他要坐在凯道的群众互相留下联络方式,“排好班表,向国会报到”。林飞帆还称,占领“国会”的行动已经创造台湾历史上永远不可磨灭的一页,“写下历史不是因占领国会,而是这项行动对台湾现行宪政体制、民主制度提出最深刻的反省;对台湾和中国大陆的关系做了新的定义,告诉政府‘台湾的未来属于2300万台湾人民、台湾的未来应该由我们自己决定’。”

  林飞帆下台后,示威人潮迅速减少,但仍有一些民众滞留。此前,警方称,24时之后,将疏离凯达格兰大道人群,避免影响周一民众上班。

  马英九面临的危机有多大?

  大示威前一天,马英九站上火线,在“总统府”召开记者会回应学生的四项诉求。他警告30日的示威可能被政党趁机大幅动员,激化对立,“这绝对不是人民所乐见”。马英九辩解称,服贸协议没有“卖台”,而是“助台”,他表示,没有来自北京的压力。对学生的“两岸协议监督机制法制化”、“立法后再审两岸服贸协议”、“召开公民宪政会议”三项诉求,马英九都表示接受,但就“退回服贸”,他认为有损台湾经济,并不答应。美国《全球邮报》称,马英九先“眨眼”,在抗议者举行大示威前同意他们的要求。

  台湾ettoday新闻网30日评论说,马英九“情理法兼备”,他准备好了:于情,对“立法院”场外静坐抗议的学生,他表示敬意;于理,对场内占领“立院”瘫痪议事、破坏公物的学生,他也没有退让,直言不恰当;于法,他响应四个诉求,还挑明说,政府做得到的愿意跟你坐下来谈甚至辩论;政府没办法答应的也明白地告诉你做不到。

  亲绿的《自由时报》则称,马英九“悍拒退回服贸”, 马开记者会时,学生在“立法院”内观看直播,现场嘘声不断。30日,该报鼓动“马还装聋作哑,人民怒吼吧!”报道称,面对学生及民众即将“兵临城下”,马英九昨天一延再延的记者会毫无新意;服贸协议不能退回重谈,监督条例推给“立法院”。

  马英九的记者会结束,民进党主席苏贞昌迅速举行记者会,批评马英九讲空话、没有诚意,“只想解决学生,不想解决问题”。他称民进党对这次的学生运动“把政党色彩降到最低,希望事情能解决,并没有像马英九说的那样利用学生的纯真”。苏贞昌称,马英九趁机对民进党“抹黑”、“下毒”,真很不妥当。30日一早,“立法院”民进党团召开记者会,警告马英九政府不得对和平理性的群众滥施暴力。“立委”陈唐山痛斥马英九政府应该反省为何有这么多民众走上街头反对他?30日,民主党大佬苏贞昌、吕秀莲、蔡英文都现身凯达格兰大道,支持示威。

  “府院针对学生提出的诉求,逐一响应试图释出善意,但学生仍然拒绝与马对话,民进党也关闭协商大门。”台湾《联合报》30日称,“各方势力大集结,一场反服贸风暴,让马英九的领导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2006年台北街头曾上演百万人倒扁,陈水扁逃了吗?没有,马英九就更不需要了,他也无需镇压。示威只是让当局面子难堪而已,当局仍然可以继续推行它的政策。”30日,台湾一名资深媒体人士则对《环球时报》记者做出这样的解读:如果仅从人数上看,台湾的这场街头示威甚至可能会使人联想到乌克兰不久前的政变,但事实远非如此,台湾的街头示威远不是生死对抗,只是选举前的政党造势。

  反服贸?这是一场民主危机

  “我们能否学习和不同意见的人相处?”《联合报》30日刊登社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社论说,今天台湾的政治及社会景象,早已不是没有言论自由的时代,反而是许多人太过坚持自己的“自由”,导致对其他人所相信的秩序造成干扰,乃至轻易走向“誓不两立”的结局。20多年前,在民进党崛起、国民党分裂的时代,台湾就曾因民众的政治认同差异而出现过一波家人反目、朋友决裂、同事成仇的风潮。那次的伤痕,历经多年的涤荡与煎熬,至今仍难以平复。更不幸的是,这种社会意见的对立决裂,始终没有磨合出和解的途径。不但每逢选举季节即重演,而且渐渐蔓延到重大公共政策。

  台湾《中央日报》援引台大经济系教授陈添枝的话说,近几年因为台湾经济发展力道不足,民众对未来没有信心,进而他们对自由化非常害怕,这是服贸争议的源起。

  “德国之声”就“台湾反服贸学生何去何从”列出两种观点。台湾亚太和平研究基金会副执行长陈一新认为,驱离学生是迟早的事。“假如马英九道歉,退回服贸,行政院长下台,中华民国政府就荡然无存,完全受学生运动的挟持,丧失威信,所以驱离学生有足够的正当性”;前民进党“立委”林浊水则认为,学生被警察抬出“立法院”的概率不大,他不相信马英九会下令强制驱离,至于学生会抗议到何时,他认为目前还很难说。“德国之声”还称,相对以往,大陆此次对台湾学生的示威态度显得低调。林浊水称,大陆因为国力日强,自信满满,而两岸关系这一环反而是大陆众多纷扰中比较和缓的部分,所以大陆能更正确地评价和对待台湾。

  《联合晚报》30日发表社论对台湾的现实忧心忡忡。社论说,台北街头正在上演一场“黑白对抗”,这场争执看似争辩服贸的是非曲直,但同时还彰显出“反政府”和“挺秩序”的价值选择。双方虽然都极力避免与政党有所牵连,但活动已传出特定政党的背后动员,是否一场学运将扩大变为反对运动、反政府行动,从公共政策的诉求而升高至政治诉求,很多民众对此演变胆战心惊。同一天的《联合报》也感到悲观,它刊登的评论文章称,反服贸僵局发展至今,反对的一方认定两岸服贸协议是中国大陆的经济统战,对马政府完全拒绝对话,支持的一方依然沉默,不愿轻易表态。“立委则任由学生占据瘫痪国会,朝野数次协商毫无交集”。社论称,“反服贸各方无交集,只能求天佑台湾!”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萧师言 环球时报记者 崔杰通 汪析】

责编:张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