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一休"将改版 蔡当局遭质问:你不应该道歉吗?

2017-11-01 10:20:00 中国台湾网 分享
参与

林美珠。(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台当局上任以来,闹得沸沸扬扬的“一例一休”又要被“修法”了。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劳动主管部门负责人林美珠已向“行政院长”赖清德报告五大“修法”方向,包括松绑七休一函释放宽为十四休四、提高加班工时上限、休息日加班工时改采核实计算、特休假将可递延一年,以及轮班制休息间隔从现行规定不得少于十一小时缩短为八小时。

台当局“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说,“一例一休”有“修法”期程,现在是先听“立委”意见,劳动部门再预告版本,可能会有两个版本,让外界表达意见。接着汇整后,将召开“行政立法协调会议”再送至“行政院会”核定,通过才会送到“立法院”,整个期程约是十一月中上旬。

台当局“行政院”发言人徐国勇。(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针对修改“一例一休”版本,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副书记长蒋万安30日表示,“一例一休”真正问题在休息日及加班费,计算方式非常复杂,再加上加乘的加班费,让劳工看得到吃不到,且想加班无法加班,雇主又要负担高额人事成本,“这就是问题的症结点”。五个“修法”重点都没有解决实质问题,其中更有三项大开后门,让问题更严重。

蒋万安指出,“一例一休”当初是为落实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的竞选政见,方向为实质周休二日,但劳动部门政策却自创休息日,造成现在劳工、企业主都不买单,民怨四起、物价上涨,所以现在无论是民进党当局还是各地民代都听到很多声音。

蒋万安上台湾节目《云端最前线》。(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他接着说,“行政院”的五大“修法”重点,其中只有两项能认同。首先是核实计算,将休息日的加班费时数计算回归正常,实际做多少给多少,不做虚拟工时计算;再来就是特休假递延。而另一方面,在松绑七休一、调高加班时数上限、放宽间隔11小时等部分,都没有针对问题来解决,反而大开后门,让问题更严重。

在台湾的劳资关系中,劳工较属弱势,所以凡事丢给劳资协商等同让资方有谈判优势,但“行政院”版本基本上就是将问题丢给劳资协议,“没解决问题”。他还提到,松绑七休一恐造成劳工连续上班12天,无论是谁都很难承受,恐让过劳更严重。蒋万安表示,“一例一休”窒碍难行就是过于僵化,若要给企业主相当的弹性,就要从问题症结、创造出的休息日来解决,而不是在其他地方松绑。

台湾大学教授辛炳隆。(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岛内学者也各持不同看法,有人认为达到劳资双赢,有人质疑劳工权益被剥削。《联合报》报道,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辛炳隆指出,未来放宽规定后,劳检恐有困难。例如每季加班上限若前两个月超标,第三个月就该有控管机制,台当局须课以雇主主动回报的责任。

“修法”方向将朝放宽七休一,改为十四休四;原定加班费“做一给四、做五给八”也改为核实计算,并放宽加班工时弹性;每月上限从46小时延长至54小时,或采工时银行概念,每一季不得超过138小时,以借此解决劳资双方一直以来所反映的成本太高导致员工减少加班机会等问题。

对于目前草案的可能方向,辛炳隆认为,放宽工时及加班弹性对劳资双方都有利,但他也担忧“未来劳检制度恐须重新检视”。若采工时银行概念,恐更难确认雇主是否违规,因此建议若劳检单位在前两个月发现有时数超标的疑虑,就应对雇主发出提醒,要求下个月缩减工时,且为了避免后续追踪的繁复作业,台当局应课予雇主主动回报责任。

“修法”方向将朝放宽七休一,改为十四休四;原定加班费“做一给四、做五给八”也改为核实计算。(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他认为,放宽七休一后,虽然上班天数可能延长至12天,但比四周变形工时允许连续上班24天更友善,唯有找到劳资双方都能接受的平衡点,才能避免资方申请纳入四周变形工时,劳工受到更大剥削。他建议,台当局未来应以专业的医学数据去评估人体可从事劳动工作的最大负荷,以职业安全的角度来规范工作天数上限。

辛炳隆说,加班费原本“做一给四、做五给八”的规定是为了以价制量、强迫雇主落实周休二日,未来若改为核实计算,恐失去利益平衡。他认为应恢复,若雇主认为成本太高,建议加班前4小时采核实计算,第5小时起给8小时薪资。因为假日出勤和延长平时加班时数,对劳工来说成本完全不同。

“修法”方向将朝放宽七休一,改为十四休四。(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台湾政治大学劳工所教授刘梅君则表示,“修法”方向已明显倾向资方,完全无法接受。她说,许多企业反映“一例一休”让成本增加,产业吃不消,但其实说穿只是减少盈余。若真有企业因为照顾劳工而无法维持营运,可显示大多企业的营运基础都奠基在剥削劳工上,这样的企业也不该让它继续生存。

“企业把‘劳基法’当天花板而不是楼地板,”刘梅君说,“劳基法”是保障劳工权益的后盾,但许多企业只把它视为天花板,为避免利润减少,剥削劳工仍很常见。她认为企业不该只把劳工看做左右生产力的唯一指针,像是改变管理模式、提升机器设备等,都能解决相关问题。

刘梅君认为,“劳基法”不该是“一体适用”,现行的草案犹如一件衣服要套在高矮胖瘦的所有族群身上,却因为有人穿不下而必须放宽修改,并不是很好的做法。劳资关系要对等、走得长远,台当局应扶植成立工会,让各企业工会连结成产业工会,再由工会与企业之间进行团体协商,才会是最好的结果。

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洪孟楷。(图片来源:台湾“今日新闻”)

对于“修法”一事,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洪孟楷则喊话赖清德“‘一例一休’即将‘修法’,可是高涨的物价已经回不去了!”洪孟楷表示,去年民进党当局强渡关山通过了“一例一休”法案,还不忘强调是最进步的“修法”、又说不接受的人可以不要投给民进党。如今赖清德上任后,终于指示要研议“修法”,但是已经高涨的物价有可能因为“修法”而降价吗?

他指出,过去一年,从民众常吃的水饺、锅贴、面包调涨,到客运、赡养机构、幼托业者等调升价格,甚至是新学年的教科书、端午节应景的粽子,什么都涨、就是薪水没涨。而即便没涨的行业,也变相的缩减服务时间或内容。

台当局“行政院长”赖清德。(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洪孟楷质问,这些调涨的价格能够回到原本价位吗?还是消费者只能双手一摊,怪自己当初为何要投票给民进党而活该?过去一年劳动部门如果没有先把趁乱涨价的企业给揪出,那么现在“修法”就是帮资方解套、开脱,让资方能减轻成本又大赚黑心钱,这样到底是劳动部门还是资动部门?无论“修法”方向为何,能帮劳工保障最大权益才是重点!面对高涨的物价,民进党你不应该道歉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