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自虐式“大日本皇民史观”代表谁的民意?

2014-02-11 09:26: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综合报道】台湾《联合报》11日社评,原题《日本的虐待史观与民进党的自虐史观》,全文摘编如下:

  日本和台湾最近不约而同修改了历史教科书内容。日本政府把钓鱼岛及竹岛正式列为其“固有领土”,这主要是因应安倍政府近期的“去中国化”政策,此举被外界视为是日本“去亚洲化”的序曲。在台湾,教育部门则调整了日本殖民时期的用语,以强化台湾的主体性。这项修改主要是在“去日本化”,却被民进党批评为马政府在推动“去台湾化”。

  日本为了抹饰过去在中国大陆犯下的罪行,不惜与全亚洲对抗,媒体形容这是一种“虐待史观”。相形之下,民进党为了达到“去中国化”的目的,而不惜自降“国格”采取日本的视角来看待台湾,把“去日本化”等同于“去台湾化”,则可视为是一种“自虐史观”。

  一直以来,日本右翼始终认为二次大战后的日本教科书过度夸大了日军的侵略暴行,而忽略了日本对于殖民地的“开拓建设”,以及散播民族自觉的“良性”一面。例如,右翼认为,所谓的南京大屠杀,从无确切的统计数字;强征慰安妇,则是战争期间的合法举动。右翼甚至认为,日本政府把这些具有“争议”的史实,列入中小学的历史教科书,这是一种“自我虐待”的历史观。

  安倍上台后,便企图改变这种较具反省意识的史观,为侵略史翻案卸责;这种氛围一旦形成,“侵略有理”的言论便排山倒海而来。例如,安倍声称靖国神社“无英雄”,为自己参拜神社的行为取得正当性;日本NHK会长籾井胜人说,慰安妇是任何战争国家的“必要性行为”;日本著名作家百田尚树说,南京大屠杀只是蒋介石的一种“国际宣传”手法;文部省更修改中学教科书,正式将钓鱼岛及竹岛列为日本的“固有领土”。

  可见,日本为了摆脱反省认错的历史,却使自己向“虐待史观”推进;它的历史教科书把侵略行为正当化,把日本对被它侵略过的亚洲国家与人民的暴虐残害视为“协助开发”和“文明教化”。令人遗憾的是,当日本试图走出过去的“自虐史观”,民进党却掉进了“自虐史黑洞”。

  从过去以来,民进党在“联日抗中”大旗下,不知不觉形成一种扭曲的历史观。在意识形态上,它把日本“殖民统治”视为台湾“本土化”一部分,更把日本“皇民化”政策看作是台湾本土意识的神主牌。林佳龙在担任民进党秘书长时接受访问,便说出多数台湾人觉得“让日本人统治比国民党执政还舒服”的话;也难怪,民进党会坚决反对将日本统治台湾称为“殖民统治”。

  在涉外政策上,民进党把“亲中”视作等同“反日”;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宣布将钓鱼岛“国有化”时,苏贞昌竟说“台日核心利益是一致的”;当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时,民进党则是噤若寒蝉。可见,民进党非仅从日本视角看台湾,更从日本的立场看世界。

  这次高中历史教科书新课纲修订,民进党反对将“日本统治时期”改为“日本殖民统治时期”,这是刻意抹饰日本殖民台湾的史实;民进党反对将“大东亚共荣圈”加入“侵略”的字眼,这是否认日本侵略亚洲的事实;民进党反对将慰安妇加上“被迫”一语,则是美化日本迫害邻国人民的暴行。可见,民进党这种史观,不仅是“自虐”,更欺凌了曾遭到日本殖民迫害的无数台湾人。

  当二战已成为昨日黄花,日本右翼却还运用“虐待史观”来推展其“去亚洲化”政策,这让日本距离亚洲越来越遥远。而在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已结束近70年的今天,民进党还在从日本的角度看台湾,自甘沉溺于“自虐”的史观,这也让民进党与它所强调的“台湾主体性”背道而驰。

  民进党抨击这次的高中历史课纲形塑“亲中仇日”,严重扭曲台湾的主体民意;事实是,民进党这种无视历史真相的“自虐”式“大日本皇民史观”,究竟能代表谁的民意?又在照顾谁的价值和利益?

责编:李柏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