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壹刀:台军演练生物战,想干啥?

文/张学锋

13日清晨,台军战时最高指挥中心、“衡山指挥所”发布“电光操演”令,历时5天4夜的汉光演习实兵验证阶段正式开始。

演习开始第一天,台军就练起了“拿手”的科目——战力保存。

台媒还大肆吹捧,此次实兵演练“亮点频频”,例如,配备超音速的雄风-3反舰导弹的“海锋大队”机动二中队将首次进行实弹验证。

早已尽显无奈的台军,这次还能搞点新花样?

“战力保存”,存不住战力

13日当天,首先进行的科目,并不是演练如何“拒敌于彼岸”,如何“击敌于海上”,而是如何“先敌于跑路”。

也就是前面说的,所谓“战力保存”科目。

台媒14日的报道披露,演习首日,台空军“幻影-2000”战机在F-16V型战机的护卫下,降落花莲佳山基地进行“战力保存”。按照计划,包括新竹的“幻影-2000”战机、嘉义的F-16V型战机、屏东基地的E-2K、P-3C反潜机均依照规定,飞往东部进行“战力保存”及后续“战力部署及支持”。

而嘉义、新竹基地则由台中、台南两个基地的IDF战机进驻,进行“空域联防”,以确保“空防战力不坠”。

这里要说下,台军每年一度的“汉光军演”分两个阶段,即兵棋推演阶段和实兵验证阶段。今年的兵棋推演阶段是在4月下旬进行的。那次兵推,号称是“汉光兵推”中时间最长的一次,连续8天7夜。

也是台防务部门,首次将所谓的“台澎防卫作战”可以“撑过一周”作为基本想定。

而按照演习计划,完成兵棋推演后,就要进行实兵验证。这就是汉光军演的实兵验证阶段要做的事。和兵棋推演中“点点鼠标,敲敲键盘”不同的是,实兵验证是要真正的调动部队、使用武器的,所以组织难度显然更大。

据台湾绿媒网站报道,这次实兵验证的将耗时5天4夜,模拟“2021年解放军收复台澎金马地区”,台军也依据现有兵力展开“固安作战”计划的验证。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为防止大陆第一波次的火力打击就将台军位于台岛西部的机场和主力战机一并消灭,台军专门在台岛东部依托山脉修建了大量洞库基地,作为战力保存的主要手段。位于花莲的佳山空军基地就是其重要的战力保存设施。

该基地依托台湾岛中央山脉而建,在山体内开挖洞库,可以停放超过200架战斗机。而且,战斗机滑出洞库后,即可通过连接道滑行至跑道起飞。这项工程从1984年开始建设,到1992年完工。

洞库内的战机,依靠山体的掩护,可以抵御当时的常规炸弹的攻击。同时,为了避免遭遇大陆弹道导弹直接对洞库门的打击、封堵,所有洞库门均朝东设置。

有了这些基地,台军的想法是,一旦大陆发动统一之战,台军的先进战机首先跑路到东部的基地,以保存兵力。同时通过地面防空系统以及部分IDF战斗机抵挡一阵。

但是随着大陆导弹的不断发展,不仅有了可以灵活飞行的巡航导弹,还装备了“东风-17”高超声速导弹,为解放军打击这些地下基地提供了丰富的手段。这些导弹不仅可以通过航路规划,绕过山体直接打击洞库门或者通过子母弹炸毁跑道,还能通过钻地战斗部直接穿透山体,然后在洞库内部爆炸。

显然,面对解放军的新战力,台军这种“战力保存”手段,越来越容易被“包饺子”。

近年来,台军也非常重视演练所谓“战备道起降”。把战斗机化整为零,在高速公路的战备道上起降。台媒报道称,15日台军将在屏东佳冬战备道实施4型战机起降操演。

前段时间,一架台军F-16V在降落时冲出跑道,“跪地”不起,就是为了战备道起降进行演练。

不过,由于需要考虑后勤补给设施、停机设施等,并不是每条高速公路都能当战备道使用,台高速公路的战备道数量也有限。解放军能打重兵设防的基地,当然也能炸瘫战备道。台军战机一旦到了需要战备道起降的时候,恐怕也没有心思使用了。

“航母杀手”让渔民瑟瑟发抖

按照台湾媒体的说法,今年汉光演习另外一大“亮点”是“雄风-3”超音速反舰导弹的实弹发射。台海军“海锋大队”里配备超音速“雄风-3”(简称雄三)反舰导弹的机动二中队,首次参与汉光演习的实兵验证。

他们将从岸上的战备位置,发射一枚雄三反舰导弹,模拟攻击解放军战舰,这将是此次汉光演习中“最机密的项目”。而在演习开始前,蔡英文还亲自到台中的导弹基地展开视察。

据台媒报道,台海军之前以“迅雷项目”为名,在台中地区附近兴建大型导弹基地,随后移驻海军“海锋大队”机动二中队与支持中队,并且部署机动型雄三反舰导弹,现已进驻完毕并全面启用。

机动型雄三导弹可迅速推进到海岸,“将强化西部制海战备能力”。

雄三反舰导弹是由台“中山科学院”研制的一种超声速反舰导弹。该弹使用了冲压火箭发动机,号称最大速度3马赫,最大射程达到了150公里。由于其飞行速度快,所以突防能力比雄风-2更高一些。

据介绍,“中山科学院”正在研制增程型雄三导弹,射程超过300公里。目前,包括台军“成功”级、“锦江”级等军舰,以及“光华6号”导弹快艇都已换装雄三导弹,搭配雄二导弹以“高低配”方式增强打击力。

而这次要在演习中发射的雄三导弹,是由机动发射车在岸上发射的型号,和舰载型号无本质区别。

不少台媒将雄三导弹吹嘘为“航母杀手”,称其“具有世界级竞争力”。有台分析人士认为,“有了雄三导弹,台湾就像刺猬一样”,以辽宁号为首的解放军航母编队,“还没有强到足以跟美国航舰群相比,只要台湾导弹多,对方船舰就不敢造次靠近”。

不过,2016年7月1日的一次误射,让这种“航母杀手”秒变“渔船杀手”。当天早晨8时许,台海军左营军港的金江舰进行系统检测过程中,误射雄三导弹。导弹在发射后约2分钟,击中当时在左营军港75公里外,澎湖东南海域捕鱼作业的渔船。

导弹贯穿渔船的过程中造成1死3伤,贯穿渔船后继续飞行约3.5公里后落入海中。

而且在这次乌龙事件,号称“航母杀手”的雄三导弹却没能击沉小渔船。尽管有台专家认为渔船壳体太薄,未能触发引信,但是其可靠性也受到广泛质疑。

实际上,雄三导弹仅仅靠速度根本无法突破解放军海军的防空网。

根据台媒报道,2018年7月16日在九鹏海域的一次试射中,该导弹飞行71秒,命中47公里外的靶舰,平均速度约2马赫,和误射事件中的速度相当。以这个速度,解放军海军的海红旗-9、海红旗-16、红旗-10以及近防炮均可轻松拦截。

此外,我们还能有效对其导引头进行干扰。台海军试射雄风-3,恐怕只有台湾的渔民会瑟瑟发抖。

制造恐慌的生物战演练

除了上述几个实兵验证的重点科目以外,此次汉光军演中进行的所谓“生物疫病医疗演练”也广受关注。

台军第4作战区于台南地区实施“生物疫病医疗演练”,通过演习模拟战场实况,“提升官兵遭遇生化战剂应处能力”。台媒报道称,此次演练在台南市水交社前广场冒雨进行,“演练过程逼真”。

台军方表示,操演模拟步兵203旅官兵遭敌生物战剂攻击,多数官兵受到污染,紧急由39化学兵群执行人员、车辆及装备进行除污作业,确保官兵健康及生命安全。此外,四支部也立即派遣卫生营救护小组实施伤员检伤分类及救治,支持伤员急救后送。

文章称,“华盛顿和北京对新冠病毒起源仍在争议中,美方曾质疑病毒可能源自大陆的实验室泄漏”。汉光实兵操演设置遭生物战剂攻击演练,敌情设定明显“意有所指”。

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不像一个军事演练科目,而是一个试图抹黑大陆的政治操作。北京早已加入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和《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已经明确不发展生物、化学武器。

即便不考虑这一点,解放军如果采取统一行动,也根本不需要使用这种无差别攻击的手段。毕竟,中国大陆反对的是妄图以武谋“独”,以武拒统的台湾当局、“台独”势力,而不是台湾人民。

除了画蛇添足的“生物战剂攻击”演练外,此次演习与往届相比还有一点不同是,取消了反空降、反登陆相关演习。台媒称,今年的实兵科目取消伞兵空降夺取要地、地面反制的“联云操演”;而有网友实地考察往年实施“联兴两栖登陆操演”的加禄堂海岸,发现均无整备,分析这项操演也取消。

台军现有的“军事战略”核心思想为“防卫固守,重层吓阻”。而这里的“重层吓阻”,也就是“拒敌于彼岸,击敌于海上,毁敌于水际,歼敌于滩头”。如今,台军找个理由就取消与“歼敌于滩头”相关的演习,也从侧面说明,在台军心目中,这项演习的重要性、必要性大大降低。

一旦无法完成“拒敌于彼岸,击敌于海上,毁敌于水际”,台军显然是对“歼敌于滩头”不抱任何希望了。

不过,此番汉光军演并不顺利。台军演习还没开始,导弹还没发射,就“后院起火”。在演习前夕,台军俗称衡山指挥所的“台军联合作战指挥中心”于10日下午发生火警。“险让衡山指挥所失能30分钟”。联想到之前F-16V进行战备道起降预演时冲出跑道,台军的今年度的演习有些出师不利。

当然,大家对此恐怕也习以为常了。台军的汉光军演不出点意外,才令人感到意外。今年的汉光军演还会出那些“插曲”?恐怕在佳山基地附近看热闹的台湾民众都在拭目以待。

作者是军事评论员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