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当局公布碳排放路线图令岛内哗然,工商团体直呼:天方夜谭!

【环球时报记者 程 东】在国际减碳趋势的压力下,蔡英文当局被迫跟进草草画出台湾的“2050净零排放路线图”。整幅路线图勾勒的愿景,依然带着蔡英文独有的“文青”特色,“看上去很美,却没有实际内容”。台湾环保团体和工商业者直呼,要实现这个计划,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舆论概括为“两缺一低”

台湾“国发会”3月30日公布“2050净零排放路线图”。

根据台当局设想,2030年市区公交车和公务车实现电动化,2040年新售小客车、摩托车将百分之百电动化;到2050年,台湾再生能源占比超过六成,氢能9%—12%、火力搭配碳捕捉占20%—27%、抽蓄水力占1%,核能确定出局,届时台湾对进口能源的依赖程度将从97.4%降至50%以下。路线图同时提出,3年后不再设置新燃煤电厂。

民进党希望达到三大目的:首先是当局带动民间投资4万亿元(新台币,下同),其次对进口能源依赖度降到50%以下,第三是到2030年比2019年减少空气污染约30%。

路线图出炉后,岛内一片哗然。“绿色和平”组织总结称,路线图是“缺预算、缺目标、低估成本”的“两缺一低”。按照“国发会”的计划,若要达到2050年净零排放,到2030年将新增近9000亿元预算,其中包括“国营事业”的4400亿元,但多年来“国营事业”的财务状况极为吃紧,光是台电今年1月税前已亏损59亿元,“中油”到2月累计亏损达600亿元,目前净零规划可谓“粮草未足就想打仗”。

三大工商团体同表担忧,认为这是“做不到的空谈”,而把重担留给子孙。全台工业总会常务理事何语称,台湾地狭人稠,再加上季风、台风和地热等自然条件,无论是风力发电还是太阳能发电都面临挑战,绿能占比要达到六成简直是天方夜谭。他质问道,日本地理条件和台湾相近,但是日本政府对于绿能发电连16%都做不到,凭什么台湾可以喊到60%?商总主席赖正镒称,按路线图要求,开发商成本增加三四成,势必推升房价。

《中国时报》3月31日称,民进党当局保证不会有电力不足的问题,足以支撑企业发展,但当局又同时宣传台湾经济增长率位居“亚洲四小龙”之首,台积电又在南台湾大力扩厂,结果电力年均增加仅约2%,实在难以置信。其次,“国发会”表态不再兴建新燃煤电厂,核四确定废除,核二、核三陆续除役,台湾发电量必然急速下滑。与此同时全球在疫情纷扰下对台湾半导体芯片需求大增,未来供电是否跟得上产业发展,实在令人质疑。联合新闻网称,路线图是在“非核家园”再生能源占比跳票后继续画大饼,且把希望寄托在未来科技上,遑论还有大幅提高的电费成本,让人不禁为未来的缺电、跳电和停电忧心忡忡。

民进党为选举操弄废核

与台湾地区邻近的日本和韩国已出台“2050碳中和能源规划”,再生能源占50%—60%,也都纳入新能源氢能,但均未排除核能,而台湾则排除了。

台湾能源匮乏,进口能源依赖度超过95%,1973年和1979年两次石油危机对其经济发展造成严重影响。也就是从那时候起,由美国核电公司承建的核一、核二和核三厂相继开工并投入使用。上世纪80年代,台湾电力公司又提出在北部修建核四的计划,结果它从兴建起就饱受各种政治因素的困扰,先后经历了四次停建停工风波。2014年马英九宣布封存核四。台湾社会对核四的看法分歧很大,去年12月“重启核四公投”同意票380万、不同意票426万,结果为“不通过”。

“反核”一直是民进党的“神主牌”。蔡英文2020年“大选”竞选期间抛出所谓“2025非核家园计划”,宣称让台湾在2025年不必依赖核能发电。2017年三读通过的“电业法”明定“2025年非核家园”的目标,并调整台湾能源配比为燃煤30%、燃气50%、再生能源20%。

民进党当局在拒绝核能的同时,却大推污染严重的火力发电。2019年台中市长卢秀燕怒轰,民进党禁核电以后,大量使用煤和火力发电,用的是中部人的肺在发电。当年台湾中南部雾霾笼罩,高雄知名地标85大楼近乎“隐身”。

全台商业总会理事长许舒博直言,不解为何不能让核能电厂保留着“备而不用”。工商协进会理事长林伯丰也称,2025年绿能占比20%都达不到,有哪个地区可以在不使用核电情况下将绿能推升到六成?当局的路线图等于是把重担留给后代,甚至可能沦为空谈。

“五缺”问题日益严峻

废核结果是什么?台湾出现严重的“五缺”,即缺水、缺电、缺工、缺地、缺人才。

2017年8月15日,全台大停电5小时,2018年五六月间,台北、新北发生24次停电。蔡当局被迫将停机600天的核能二厂2号机恢复运转。这两年,停电状况尤其严重。去年5月13日,全台415万户停电;去年5月17日有200万户大停电。今年3月3日又有549万户停电。3月30日蔡英文刚向台湾美国商会承诺会尽全力稳定电力供应,结果当晚台北士林区就突然停电。

其他方面也很缺。民进党当局之前推出的“前瞻计划”斥资2507亿元用于水环境建设,承诺让台湾不缺水。但去年台湾遭遇50多年来罕见大旱,全台水情告急,许多中南部水库水量剩下不到15%,缺水严重地区实行“供5停2”的措施,一时之间引发抢购水桶潮。台湾前“环保署长”魏国彦批评说,从“鲑鱼之乱”到“藻礁公投”,再到临渴掘井,“我们不只看到种种荒谬,也感受到重重危机。台湾缺水、缺电,还缺德”。

日媒就曾质疑台湾老旧的基础电力建设是否能够维持经济发展,担心缺电恐拖垮芯片等关键产业。工总此前发表的白皮书称,工总2015年起就一直提醒“五缺”问题,呼吁当局解决,但几年来相关议题仍未获得妥善应对。联合新闻网嘲讽说,当蔡英文画着“非核家园”的美丽风景时,她就假装忘记民众被迫“用肺发电”;如果有人提醒她必须减少碳排放时,她就想不起一直存在的缺电风险,“蔡英文供电承诺跳票的速度,比台电跳电还快”。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