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多谈身世的蒋万安将如何延续蒋家“政治血脉”?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程东】国民党中常会25日通过提名“立委”蒋万安参选台北市长,党主席朱立伦还拉着他的手高喊“冻蒜”(当选),展现团结气势。作为蒋家第四代中唯一的从政者,蒋万安担负着延续蒋家政治血脉的“重任”,但他本人却对自己的身世一直不愿多谈。如今正式被提名,蒋万安无法回避“两蒋”议题。

蒋万安面临三大挑战

在25日的中常会上,国民党主席朱立伦称赞蒋万安是国民党最重要、最具有未来的人。蒋万安称,台北不只是“六都”之一,而是带领台湾冲向国际的领头羊。资深媒体人赵少康说,“千呼万唤,祝福万安兄旗开得胜,赢回台北”。

在国民党今年年底的“九合一”选举提名中,蒋万安几乎是最没有争议的人选。他出生于1978年12月,父亲是前“外交部长”蒋孝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蒋万安正式成为美国执业律师,主要负责创投融资、私募融资、企业并购和上市等,2011年在旧金山创立万泽国际法务事务所。2015年,他回台宣布参选“立委”,顺利当选。 妻子石舫亘是蒋万安在台湾政治大学时的同学,二人相恋十年后于2008年在美国加州登记结婚,在台北举办婚礼时,由前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证婚。两人育有两个儿子。

参选台北市长,身世是蒋万安无法回避的话题。他自称10岁时才得知自己是蒋家后人,与其他蒋家第四代互动极少。今年1月台媒报道称,《旺报》前社长黄清龙赴美查看《蒋经国日记》时发现,蒋在日记中写着“孝严、孝慈”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老部下王继春的孩子。蒋万安则回应称,他的名字“万安”就是爷爷取的,希望他不要忘本,要记得江西万安是当时最穷困的地方。3月,岛内连续停电,“行政院长”苏贞昌在回答蒋万安有关停电问题时,反问“你祖父说要反攻大陆,到现在还没反攻”。分析认为,苏此举意在凝聚绿营支持度,挑蒋家议题企图让蒋万安流失中间与年轻选票。

今日新闻网截至25日晚10时的民调显示,在台北市长选战中,蒋万安以51.35%的支持率领先,现任台北市副市长黄珊珊以16.22%排第二,民进党最可能人选、台防疫指挥官陈时中以10.84%排名第三。调查同时显示,有67.57%的网友认为,“蒋万安这么优秀一定会当选”,也有24.32%的网友认为,“选举还有变量,可能会落选”。

民进党称,蒋万安不擅长创造话题,难成国民党选战领头羊。国民党内人士认为,蒋万安的优势是年轻、形象佳、经历丰富,除了能吸引知识选民外,也可以吸引年轻族群。不过国民党在台北已在野8年,一些中间偏蓝选民大多因为对其失望转而支持民众党,蒋万安如何提升蓝营形象、重拾这些选民信任,将是一大难题。媒体分析称,蒋万安面临三大挑战,包括如何抵挡绿营铺天盖地的攻击、如何在蓝绿白三强鼎立下突围,以及如何在扩大中间年轻选民的支持下,还能稳固国民党基本盘。

蒋友柏兄弟遵父命不从政

蒋家第三代也就是蒋经国与蒋方良的四个子女中,目前只有女儿蒋孝章还在世。第四代中,除了蒋万安是国民党的“政治明星”外,蒋孝勇长子蒋友柏也相当受关注。

蒋友柏1976年9月出生,蒋经国去世后随家人移民加拿大,远离政治,后来在美国纽约大学史登商学院肄业。他一度有意从政,但父亲蒋孝勇告诉他,“这不是很明智的决定”。蒋友柏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说,“父亲是我这一辈子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自己兄弟讲的话,当然要听!”2003年,他与弟弟蒋友常在台湾创立橙果设计公司,英特尔、台湾索尼和捷安特都是其客户。2015年,蒋经国杭州旧居的咖啡馆被爆由蒋友柏亲自操刀设计,今年4月他携手微风广场推出的“元宇宙艺术新风潮”也受到关注。

不过与商业上的成绩相比,高大帅气的蒋友柏,感情生活似乎更受岛内关注。2003年,他与新生代影星、曾参演偶像剧《薰衣草》的林姮怡结婚,育有一对子女。2005年上《康熙来了》节目时,蒋友柏透露与妻子私下的甜蜜相处,还表示不会离婚。这段被外界认为是“王子公主般的结合”的婚姻,终究不敌现实生活而宣告破局。两人被爆为了生活琐事争吵不休,2017年蒋友柏被拍到与女特助庄涵云有暧昧,爆出婚变消息。次年提出离婚诉讼,两人还因抚养费撕破脸。

相比于蒋万安和蒋友柏,其他第四代很少露面。蒋经国嫡长孙、蒋孝武之子蒋友松今年1月曾出席“经国七海文化园区”开幕典礼,代表蒋家致辞。蒋友柏的弟弟蒋友常2008年离婚后回台,2012年6月再婚。另一个弟弟蒋友青很不让人省心,2013年8月起持续3个月在社交平台散布将对所在美国学校师生不利的言论,校方报警后,他在当年11月被依恐吓罪起诉。蒋友青当时自爆当蒋家人压力很大,他有严重的心理病。他还透露,哥哥蒋友柏已经一年多没跟他说话。

“蒋家后代”,撕不掉的身份标签

不管从政还是经商,“蒋家后代”身份都是他们撕不掉的标签。而他们针对祖辈的看法,也引发诸多争议。

蒋友柏2006年口述出版《悬崖边的贵族》一书,2012年又亲自写下《第十九层地狱》。他在谈及“蒋”姓时称,随着先人日记公布和掌权时代的远离,似乎所有的人都可以批蒋,唯一不能讲蒋的反而是蒋家后代,他曾试着讲蒋,却被人批评忘本,打蒋的人则鼓励他“弃暗投明”。2007年年底,蒋友柏在接受英媒BBC专访时直言,中正纪念堂不应该存在,“这真的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同年他还对曾祖父蒋介石作出评价,称“国民党有没有杀人?有,这是事实,所以‘在上海杀’还是‘在台湾杀’不重要,杀人者需要偿命是不变的真理”。

今年4月,蒋万安提议把中正纪念堂转型为“台湾建设纪念馆”,掀起轩然大波。具深蓝背景的军系大感失望,认为他为了选举抛弃核心价值,切除国民党在1949年前的历史,“试问这和蔡政府有何不同?”资深媒体人罗友志怒呛他怎么也搞“去蒋”,“选举的时候挖别人祖宗18代就算了,但蒋万安此举却形同刨祖坟,会让蒋中正气到跳脚”。

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分析认为,蒋万安和蒋友柏都有“末代王孙情结”,具体表现就是在温和的外表下,往往有一种特别的近似于骄傲的矜持,对自己的出身非常敏感;当外人不提时,他们很正常,一旦感受到自己的出身被周围的人注意到时,他们就会显现出一种特殊反应,“想要强烈地与‘祖辈的荣光与耻辱’切割,以凸显他们的自我”,他们有一种介于自卑与自傲之间的复杂情感。张亚中说,蒋万安的祖父依然是台湾许多人心目中表现最好的领导人,如果真是勇于承担祖辈的一切,当许多绿营人士羞辱蒋经国及蒋介石时,我们何曾看过蒋万安勇于站出来为他们两人的历史地位辩护?

《中国时报》今年4月发表的社论认为, 对于两蒋,民进党真正忌惮的是他们一以贯之的民族意识,两蒋没有一刻忘记自己是中国人。民进党不愿接受他们成为两岸的历史脐带,这才是非“去蒋”不可的根本原因。而蒋万安作为唯一从政的蒋家第四代,承载着台湾社会对两蒋的移情作用,也就有责任对两蒋的理念清楚表态。蒋万安从政以来一路顺遂,此次代表国民党参选台北市长更是众星拱月,这也显示他欠缺考验,“中正纪念堂转型”事件,是一个很好的警示。中时电子报称,国民党几次败选,目前最缺的就是有担当的领导人,蒋万安既然选择在台北打仗,就要有“攻下山头”的气魄,“对蒋家历史定位勇于表态,就是第一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