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债务滚雪球 台湾版“财政悬崖”即将上演

台湾社会一大问题:“债务滚雪球,债留子孙”,台湾《中国时报》14日社论指出:如果不加重视,下一代的苦日子更加难捱。

据台当局“财政部”公布的统计资料显示,2013年台湾各级政府举借一年以上非自偿性公共债务未偿余额预算数达6兆429亿元(新台币,下同),其中台当局及地方政府债务未偿余额分别为5兆2152亿元及8277亿元。各级政府债务未偿余额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新版的台湾《公共债务法》,台当局举债上限为前3年度平均GDP(国内生产毛额)40.6%,举债总额约为5兆7020亿元,明年度起只剩下4868亿元举债额度,若扣除“行政院”通过明年度预算新增举债2079亿元,2015年可举债额度仅剩2789亿元,以台湾近6年年平均新增债务2219亿推估,最快台当局在2016年就将面临预算编不出来的窘境。台版“财政悬崖”危机恐将上演。

台湾这几年债务增加之快,令人心惊,台当局举债金额屡破历史纪录。2000年民进党开始执政时,台当局未偿债务余额约2.4兆元,8年下来,累积债务余额达3.7兆,债务净增加1.3兆。2008年国民党执政,5年半下来,预计到今年年底累,债务净就增加1.5兆。

地方政府的债务不遑多让,到今年9月底,宜兰县一年以上债务余额占岁出61.27%、苗栗县为60.95%,均超过45%的举债上限。此外,包括台南市、新竹市、云林县、嘉义县、基隆市、花莲县及屏东县,债务余额占岁出比重都超过40%,也逼近举债上限。

近几年台当局潜藏债务、非营业基金举债等也大幅增加,去年年底估算负债已暴增至15.7兆元,加上各级政府台湾总负债已超过22.6兆元。

台湾《中国时报》近日发表社论说,虽然台当局“财政部”指出,这些债务未来将通过受益者付费方式清偿,或以指拨特定财源偿还,并不是由全民共同承担,所以不能算是公共负债。而当局光土地资产就有22兆元,加上股票及庞大资产,台湾仍属资产大于负债的财政,绝没有倒债的危机。

可是我们看到马英九最近听到台当局“财政部长”进行“APEC第20届财长会议暨重大财政施政”报告后表示,很多债务有高达60%、70%,甚至还有超过200%的国家和地区,“人家都活得好好的”,他认同很多人说为何要怕呢?这样的心态令人十分担忧。

我们必须指出,去年及今年的经济成长率都陷入保1的低成长,“主计处”预估明年也只有2.5%,经济成长迟缓,让税收、岁入的增加相当有限。由于当局债务不断累积,台当局每年光支付债务利息就要1300亿元左右,加上债务还本,每年还本付息约2000亿元,换算台当局有15%以上支出是用于还债。

台当局已经陷入“以债养债”困境。而且因为债务余额的不断增加,凸显执政者不负责任、这一代人过度消费,却让子孙承担严重后果。债留子孙将严重打击跨世代的公平性。

为纾解上述危机,方法不外乎“开源”与“节流”,改善财政收支结构。但在此我们呼吁台当局应秉持货币政策让银行独立的精神,尽速让财政预算编列的过程独立。

目前台湾“主计总处”办理岁计、会计、统计工作,在各级主计机构的组织、人事、职务是有超然于机关之外,一条鞭以“主计总处”为最高机关。但衡诸各机关预算的编列,基本上都是萧规曹随,每年匡列预算后再填细项。无法落实零基预算精神,将原有计划项目预算全部归零重新检讨,撙节支出、删减不当预算。

韩国近年的“绩效预算改革”成效卓着,已经得到全世界注意。其方法有3大步骤:严格监督每部门预算编列、1/3部门进行中度绩效成果检查、再进行少量深度查核,进行检讨及提出对策。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台当局可以效法。

文章建议“立法院”成立“后代子孙代言人制度”,由专职的不分区“立委”在“财政委员会”把关,一切以后代子孙福利为考量。负责维护监督“公共资产”的移转与买卖,落实债务的控管,并严格监督台当局组改后,组织员额增加、委办费亦膨胀的怪象。后代人应该有权利要求我们这一代人落实建立有效率的当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