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新潮流才是“台独党纲”的始作俑者!

台海网7月5日讯 前扁办主任、美丽岛电子报专栏作家陈淞山撰写文章《新潮流才是“台独党纲”的始作俑者!》说,最近,民进党内由于“冻独”问题引发种种的争议,马英九“出访拚外交”不忘时时消费“台独”,前“行政院长”游锡堃针对许信良前主席赞成“冻独”主张也反驳表示,“台独”是民进党创党的核心价值,现阶段没有必要冻结“台独党纲”,如果民进党拿掉“台独党纲”,那跟国民党有何不同?前“立委”林浊水则表示,“台湾已经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不必再宣布“独立”,“台独党纲”引起的争议,主要是被陈水扁改坏的!

林浊水说,台湾确实不必“第二次宣布独立”,“台独党纲”的原始文字,也已叙明“台湾主权独立,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是后来在“全代会”讨论时,因为陈水扁要求修改文字,硬是加入“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才会引起后续争议。他表示,1991年讨论“台独党纲”时,草案原本有四点主张,其中,第四点是“基于国民主权原理,应由公民投票决定制宪与否”,但在陈水扁坚持下,第四点并入第三点,却变成“基于国民主权原理,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及制定新宪法的主张,应交由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选择决定”。

事实上,林浊水的说法好像与事实有所不合,容易造成外界误解,因此,有必要还原当时的情况以资回应。

1991年10月13日民进党第5届第1次全台党员代表大会修正通过的“住民自决公投党纲”(也就是现在所指称的“台独党纲”),是在当时新潮流系力主通过“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台独党纲”的情况下,面临“美丽岛系”的全面反对,同时也遭遇了国民党打算以“行政院”“党审会”的行政手段来主张民进党“分裂国土”应违法解散的政治威胁,陈水扁适时力挽狂澜、化解危机,将新潮流没有“公投程序”做为附加条件的“台独建国”党纲版本修改成现在的“台独党纲”,既化解了民进党内部的分裂危机,也阻止了国民党试图以法律手段解散民进党的政治压迫。

因此,“台独党纲”的真正始作俑者就是当时的新潮流系,是他们为了斗争“美丽岛系”争夺党内主导权所进行的政治图谋,陈水扁当时基于务实路线的从政哲学与中间路线的政治思维,再度瓦解了新潮流系的政治阴谋,当时,个人因为担任他的“国会”助理工作,还亲身感受到他沾沾自喜的政治折冲乐趣,想不到他今天身陷牢狱五年多,竟然还要被党内同志颠倒是非的政治消费,真不知公理何在?

从1988年“四一七决议文”的“四个如果”,到1990年“一零零七决议文”的“事实主权”,1991年的“台独党纲”到1999年的“台湾前途决议文”,那一个不是陈水扁对抗新潮流系的“激进台独路线”的分庭抗礼结果,那一个不是民进党从“激进台独路线”往“务实台独路线”发展靠拢的结果,如今,新潮流系的确已经收割了政治成果,成为民进党内最大的政治派系,苏贞昌、蔡英文当上党主席都必须加以倚重合作,却反而把陈水扁拿来做“替罪羔羊”!

与时间俱进的结果,倘若“台独党纲”真的已经某种程度被“台湾前途决议文”所取代,那么还有必要当作民进党创党的核心价值不能轻言冻废吗?倘若“台独”招牌真的那么好用,为什么这几年民进党在选举时不拿来当作争取选民认同的最重要政见呢?“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国号叫做中华民国”原本就是台湾内部最大的政治共识,民进党既然已经用不再标榜“台湾共和国”诉求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取代“台独党纲”而首次政党轮替取得执政,对台湾人民的政治承诺就是维持现状不再搞“独立建国”,岂能言行不一、自欺欺人呢?

“冻独”或者将“台独党纲”、“台湾前途决议文”与“正常国家决议文”的争议及矛盾统合为“新决议文”,是民进党做为一个准备执政的政党对选民必须信守承诺的责任保证,是民进党对国际社会有必要展现的一种政治态度与积极作为,对民、共交流与关系正常化来讲也是一种“积极讯号”,民进党是该正确理解解决“台独党纲”的政治争议不会只是自己的家务事,不劳他人费心,这是民进党取得人民信心重返执政的关键问题,攸关台湾2300万人的未来前途与命运,不是吗?

如果民进党拿掉“台独党纲”,国、民两党的两岸政策能拉近距离并进而逐渐取得共识,最后甚至因而形成“台湾共识”的结果,只要对台湾未来的发展有利,那么何必再计较与国民党有何不同的问题呢?民进党倘若能更有自信认为两岸议题外其他的重大“国政”、民生议题会比国民党具有政治竞争力,又何必在乎“冻独”所可能造成与国民党难与区隔或竞争呢?游锡堃是该好好想想反对“冻独”的立场到底是因为政治情感、政治信仰或者政党竞争的根本问题所致,才不会让自己进退失措、徒增困扰,让新北市北市长的选情成为拖垮民进党“七合一”选举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