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民进党惨败 王在希:激化“统独”,天怒人怨

台湾地方选举后政局变化及发展趋势

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11月24日正式投票,选举结果台湾地区22个县市国民党获得15席,民进党6席,无党派1席。

民进党胜选的6个县市,人口和面积仅占台湾四分之一,无疑是惨败。

在备受关注的6个直辖市,国民党拿下3个,而且新北、高雄、台中这三个城市不仅人口多,地理位置也十分重要。台北市国民党候选人丁守中仅以3000多票之差输给柯文哲(目前还在打官司)。

这次台湾地方选举被视为是对蔡英文执政二年的信任投票,也是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前哨战,所以各方都很看重。

以前陈水扁和马英九都是在第二个任期的期中地方选举才崩盘,这次蔡英文在第一个任期的地方选举就惨败,蔡英文可能成为台湾第一个没有获得连任的地区领导人 。

台湾选举结果经常令人跌破眼镜,这次选举结果再次出乎各方意料之外,原先大家估计国民党这次能够扳回几城,民进党可能会丢掉几个县市,但没有想到民进党会输得这么惨。

这次选举结果对台湾政局来说是颠覆性、转折性,对台湾未来政局演变和两岸关系都将产生深刻影响。

现在大家关注的有以下几个问题,一是韩国瑜单枪匹马在民进党大本营高雄为什么能大获全胜?二是民进党执政才二年,为什么一下子会输得这么惨?三是台湾未来政局会出现什么样变化?

一、台湾地方选举情况分析

(一)如何看待选举中出现的“韩国瑜现象”?

在此次台湾地方选举中,最受各方关注的是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的选情。韩国瑜在短短几个月时间,成为台湾家喻户晓的政治明星,一股“韩流”迅速席卷整个台湾岛,可以说他创造了台湾选举史上一个奇迹。

韩国瑜现年62岁,祖籍河南商丘,长得其貌不扬,一个秃头,没有显赫的身世背景,也没有各种资源,在国民党一直受排挤,民进党上台后一直受打击,而且是在军队眷村长大,单枪匹马空降到高雄。

而高雄是一个民进党发祥地和大本营,40年前的“美丽岛事件”就爆发在高雄。民进党在高雄市连续执政20年,所有的资源都掌握在民进党手里。

他的竞选对手陈其迈是土生土长高雄人,在高雄任副市长、代市长已经十多年,有丰沛的人脉资源,且得到民进党领导人蔡英文、赖清德、陈菊鼎力支持。

在这样的背景下,韩以其特有的江湖风格,每餐一盒卤肉饭,出门一瓶矿泉水、穿一身休闲装打选战,给人以直爽、真实、不虚伪的感觉,最后大赢陈其迈15万票。

媒体评论认为,他最大优点就是不像国民党。有的评论说,民进党候选人陈其迈西装革履、皮鞋忒亮、举止斯文的形象,很像国民党官员;而韩国瑜不修边幅、光头套马甲,反倒很像过去搞街头运动的民进党。

恰恰是韩国瑜非典型的国民党官员形象,营造了与高雄市民的亲近感,成功拉近了与广大市民的距离。而陈其迈高高在上的官僚形象,肯定不接地气,必然脱离群众。韩國瑜的竞选口号简单直白、通俗易懂,直奔主题,一听就明白,能打动人心。

他针对民进党意识形态挂帅、制造两岸紧张的做法和高雄百业萧条的现状,提出:要让高雄“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一下获得广大高雄市民的支持,争取到了民心。

这次选举中出现的“韩国瑜现象”,说明台湾民心思变,普通市民最关心的是经济民生,而不是蓝绿、“统独”问题。

相当多选民“选人不选党”,候选人也不刻意宣传自己的党派色彩,不邀请党内大佬站台。例如韩国瑜在竞选期间,从不穿戴有国民党标识的服装,也不邀请吴敦义、马英九等国民党领导人来助选,党的高层领导不仅不受欢迎,甚至被视为“票房毒药”。

新北市的侯友谊、高雄市的韩国瑜等胜选以后,在筹组市府班子时,一再强调不分党派,不分颜色,唯才是用。

这反映出台湾选民通过20多年来选举慢慢在觉醒,他们不盲目相信哪个政党,也不关注意识形态,看重的是候选人的个人素养和人品。

谁能改善民生,让老百姓过好日子,就选谁。这次国民党在北中南出现三颗新星:新北一条汉子(侯友谊),台中一只燕子(卢秀燕),高雄一个秃子(韩国瑜)。

侯友谊过去是一个警察,韩国瑜自称是卖菜郎,台北市柯文哲是一个外科医生,他们原来都不是官场上,被称为非典型政治人物,在选举中反而最受欢迎和追捧,粉丝最多。

这充分说明,现在台湾选民已经厌恶传统的官场人物,厌恶蓝绿政治恶斗,希望实实在在为民众办实事、讲实话、接地气,不搞虚伪客套、装模作样的传统政治人物。

(二)民进党这次为什么会输得这么惨?

民进党在2014年台湾地方选举、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两次获得大胜以后,错误地估计形势,误判民意,不关心经济民生,加上执政无能,光顾争权夺利,施政接连失误,在政治上大搞“去中国化”,激化“统独”矛盾,导致两岸关系紧张,影响两岸经贸,最后搞到天怒人怨。

选前民进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变化,实际上台湾民众尤其是中南部农民与蔡英文政府关系已经是干柴烈火,让韩国瑜在台湾南部高雄点了一把火,迅速烧遍全台湾。

这次台湾地方选举,实际上正好让台湾选民找到了一个发泄不满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次“农民起义”,韩国瑜只是扮演了一个陈胜吴广的角色而已。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2016年台湾大选因为国民党马英九执政无能,分配不公,引起民众不满,民进党乘机取而代之。

民进党蔡英文上台后一样执政无能,比马英九还不如,不关心民生,选民就用选票教训一下民进党。

民进党这次选举输得这么惨,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1、施政决策频频失误。

蔡英文上台后,首先搞了个“一例一休”,结果是劳资双方都不讨好。

接着来了个军工教人员年金改革,引发广大公务人员强烈反弹。然后坚持停止核四,改建火力发电厂,导致财政支出大幅增加。

财力空虚必然影响对县市财政拨款,民进党基层桩脚不能在民进党那里拿到好处,就抛弃民进党。所以这次民进党执政县市大面积蓝绿易帜,这是一个重要原因。民进党在基层缺乏严密组织,对选举桩脚而言,有奶便是娘,没奶就换娘,他们不会做赔本买卖。

从某种意义上说,民进党这次是自己打倒了自己,是因为民进党倒行逆施,引起广大选民包括泛绿选民的愤怒,他们最后通过选票,来教训民进党蔡英文。

客观上这次国民党成了最大受益者,捡了一个便宜。岛内学者认为,并不是选民认为国民党比民进党好而投票给国民党,他们是讨厌民进党而把票投给别人。所以“这次选举尽管民进党惨败,也不是国民党大胜” 。

2、忽视经济和民生福祉。

我在蔡英文上台时就说过:蔡有两个难题,一是两岸关系,二是台湾经济。我当时就预测,她两岸无解,经济无望 。因为她不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无法改善。两岸关系搞不好,台湾经济就会受影响。台湾经济出问题,蔡英文就会丢失选票,步马英九后尘。

长期以来,民进党擅长选举和政治恶斗,而不重视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作为在野党这个问题不突显,作为执政党,这个问题就是致命的了。民进党每次选胜后,就论功行赏,把官职作为酬庸,滋生腐败,丢失民心。

例如,台北有个官营的农产品运销公司,原来韩国瑜是总经理,干得很好。民进党上台后,就把韩国瑜免职,委任蔡英文亲信吴音宁,结果她把公司业务搞得一塌糊涂,成为舆论丑闻。

韩国瑜失业后,跑到高雄,引发了后面的滔天巨浪。民进党为了抢占一个年薪250万元台币(约合55万元人民币)的公司总经理职位,最后导致了高雄沦陷,进而波及全岛。

3、限制两岸交流自食恶果。

蔡英文上台后,老是想着如何疏远大陆,投靠美日,千方百计限制两岸交流,导致两岸关系紧张,两岸正常经贸交流受阻,大陆赴台游客锐减,台湾农产品对大陆销售渠道不畅,很多水果卖不出去,台湾果农叫苦不迭,这就直接影响到台湾中南部农民的生计。

另外大陆游客减少,使得台湾旅游观光业、饭店娱乐业、从事服务行业的小商贩都受到重挫,收入减少三分之一,年轻人失业率高达13%。民进党原来主要支持者是中南部农民,这次选举失败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中南部农民起义造反了。

他们在过去选举中都支持民进党,但民进党上台后没有照顾到这个群体的利益,让他们的生活水平下降,所以这次他们拒投民进党的票。

这次选举中有7个国民党获胜的县市,原来都是民进党执政,全部翻转,这一点也许是民进党始料不及。

4、我对台政策取得成效。

蔡英文上台后,由于她不承认“九二共识”,原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基础遭到破坏。

在台海形势日趋严峻复杂的情况下,我们在政治上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不退让;

军事上通过派遣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飞机舰艇绕台航行,对“台独”形成威慑;

外交上压缩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先后有五个国家断绝与台湾的关系与我国正式建交;

经济上推动融合发展,让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无法奏效;

民生上通过“惠台31条”,给在大陆工作生活的台湾同胞发放居住证等等,让台湾同胞充分享受到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红利。

通过这一系列措施,大陆的正面形象在台湾同胞观感中有显著改善,在台湾的影响力也慢慢提升。这次韩国瑜在高雄这样深绿地区竞选,公开表示承认“九二共识”,要改善与大陆关系,也没有影响他的选情。

相反,民进党在选举期间,散布“大陆干预台湾地方选举”、制造“假消息”等等,选民也不以为然,这在过去几乎不可想象。

当然,民进党这次选举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但主要是执政无能,不重视抓经济,热衷于搞政治斗争,以为行政、立法大权都已掌握,地方县市三分天下有其二,头脑膨胀,忘乎所以,整天忙于争权夺利,失败也是必然的了。(作者王在希 ,少将军衔。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原副主任,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原副会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