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胜云:警惕民进党“修法” 包藏“法理台独”祸心

近期,民进党在“修法”上大做文章。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立法院”新会期开议,陆委会提出5项“修正案”为优先“法案”,包括退休高阶将领或政务官赴陆管理规范、“陆资违法投资行为处罚”、民进党版“两岸订定协议监督条例草案”等。

这些“修正案”与两岸关系有关,但无一不是对两岸交流合作大念“紧箍咒”。台当局行政部门曾于2017年7月审查通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台湾机密保护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规定相关政务副首长、中将以上人员以及情报机关长官,这三类人员自退离职起15年之内不可参与大陆政治活动,违者最重可终身剥夺月退俸或最高处新台币500万元罚款,但该草案去年未能在立法部门完成“三读”。“陆资违法投资行为处罚”草案则对“违法来台陆资”罚款上限由12万-60万元新台币提高到2500万元新台币,陆委会给出的理由是,陆资未经许可投资已影响“台湾资本市场秩序”,有调整罚款额度的必要性与急迫性。至于肇始于2014年“太阳花学运”的“两岸订定协议监督条例草案”民进党版本,虽然名称上最终由“台湾与中国”改用“两岸”,也删除了“公投”复决机制,但仍规定两岸协议“前、中、后”三个不同阶段的严格监督机制,意在为两岸协商谈判设置重重关卡。

一直以来,蔡英文积极推动基础性“台独”工程,但在“法理台独”上还是有所忌惮,对“申请加入联合国”、“公投法”修法、修改“国号”等激进“台独”主张往往回避或搁置。但随着“九合一”选举的惨败以及民进党党内政治斗争的加剧,蔡英文大有豁出去之势,不仅公然鼓吹“两国论”主张,而且力推以“修法”形式限缩两岸交流,制约两岸政治互动,显示其为了自身政治利益不惜升高两岸对抗强度,滑向“法理台独”险途。

其一,为阻止两岸走向统一设置“法理障碍”。大陆推出惠台31项政策举措后,民进党等岛内“台独”势力惶恐不安,生怕落入两岸融合发展的“不归路”,出台一系列反制规定,阻挠两岸民间交流加速加深。“九合一”选举的挫败并未令蔡英文反思两岸政策的失当,反而将矛头指向遏制大陆的对台影响力等方面。蔡英文的元旦谈话提出“ 四个必须”和“三道防护网”,意在将两岸交流“污名化”,煽动台湾社会的“仇中”“惧统”情绪,同时对下一步的“修法”进行动员铺垫,即以法律规制的方式构建所谓“民生安全防护网”“信息安全防护网‘和”民主防护网”。从台当局陆委会抛出的各项“修正案”来看,可谓是精心设计,条条凶险,特别是所谓的“两岸订定协议监督条例草案”,完全就是一个企图割断两岸联系、拒绝两岸走向协商统一的条例,针对的就是大陆倡议的“两岸各政党、各界别推举代表性人士,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开展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就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若在“立法院”得以通过,即便未来民进党下台,也将对两岸的政治接触和谈判形成严重阻挠。

其二,为打压竞选对手祭出“法理武器”。根据台当局现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9条规定,列管的退离职人员赴大陆管制原则上为3年,管制期满后无须申报,马英九、吴敦义等人照此可于5月20日后前往大陆交流,无论对其本人参选,还是对于整体蓝营行情,无疑都有重要的加注作用。对此,民进党绝不可能袖手旁观,任由国民党方面掌控两岸议题的话语权。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对此辩称,“最主要是原来一大堆退将去参加大陆彰显主权的庆典,我们的人还在那里唱人家大陆的国歌”,台当局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更表示,管制15年还太短了,应该永久限制。“久热不退”的韩国瑜和民调居高不下的柯文哲更成为民进党的眼中钉。不仅“陆委会”警告”地方不得与大陆“以任何形式签署协议”,民进党“立委”管碧玲还宣称陆委会应修订“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凡与大陆签署协议,要先由“立法院”审查授权,事后还需要进行所谓的“公投”,取得过半选举人数同意才算通过。已明确表示参选的蔡英文(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专访时表示将寻求连任)期在借此管控蓝白阵营在两岸关系上加分,还能获得绿营基本盘以及反对两岸关系“走得过快”社会群体的支持,为战胜党内对手增添砝码。

其三,为规避美国敲打推出“折中”方案。台“急独”组织“喜乐岛联盟”宣称4月举行“独立公投”,并发表公开信,要求民进党“立委”就是否支持修改“公投法”进行表态。孰料“美国在台协会(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与“美国在台协会”先后表态,美方长期的政策是不支持“台独公投”,反对单方面改变两岸现状的作为。美此举的主要考虑是防止台海局势失控,被“台独”拖下水,这对于上个月鼓吹制订“新宪法”“时机已到”的赖清德也是一个敲打。深陷执政不力泥淖的蔡英文为寻求连任,不得不向“独派”靠拢,寻机炒作统“独”议题。但作为执政者,她不敢走“急独”路线,更不愿意得罪“洋靠山”。为此,她既不公开回应“台独公投”,又借势推动修订较低敏感度的两岸关系规章制度,推销“台独”观点主张,为进一步的“去中国化”进行法律铺垫。对于美国来说,这样做不会影响到美国的整体布局,还可以呼应其深化美台实质关系、弱化大陆对台影响力的用意,有利于其继续利用台湾这张牌遏制大陆。

由是观之,蔡英文的“修法”不能简单视为选举策略,而是包藏“法理台独”的祸心,是渐进性“台独”的一环。对此,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一针见血,民进党“修法”是希望用繁复的程序技术性阻挠两岸关系未来进展。对于民进党当局的这些设障式的“修法”,两岸各界应予以高度警觉,坚决反制其通过,以免对两岸交流合作尤其是民主协商、政治谈判产生强大的制约效应,进而导致两岸关系停滞和台海动荡,损害台湾同胞切身利益。(本文系投稿 作者:杨胜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