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曝光!民进党养“网军”逼死驻日官员,岛内质问:还有多少“网络东厂”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蔡英文当局为选举大肆操弄“假消息”议题,声称很多对当局的评论和质疑都疑似遭“境外势力”收买。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调查部门抓到的“网军”却是绿营养的,与民进党驻日代表谢长廷关系匪浅。舆论不禁质问,民进党到底还有多少“网络东厂”?

“外交官自杀案”真相曝光

台北地检署2日调查认定,绰号“卡神”的杨蕙如雇“网军”替驻日代表谢长廷辩驳,依侮辱公务员及公署罪将其起诉。据台湾《中国时报》3日报道,去年9月5日“燕子”台风重创日本关西机场,部分台湾游客搭大陆使馆巴士离开,有人把矛头指向驻日代表处。很快,网友GuRuGuRu在PTT发文,指责台驻日本大阪办事处态度差,导致台湾旅客只能搭乘大陆驻日使馆的巴士脱困,还有网友称谢长廷管不到大阪,痛批大阪办事处“烂到不行,烂到该死”,是“党国余孽”。舆论随即转向,在强大的压力下,时任驻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去年9月14日自杀,而谢长廷随后表示,是“假消息”造成苏轻生。

检方掌握的证据显示,杨蕙如是“网军”首领。她通过LINE群组“高雄组”指示下线蔡福明等人在LINE群组及PTT上发文带风向,批评蓝营,支持蔡英文当局及民进党,同时通过“反统义勇军”等群组增加特定文章的留言以提高文章能见度。之后群组内的“网军”将留言截图发给杨蕙如等人作为证据,杨给他们每人每月1万元新台币的薪水。

出生于1978年的杨蕙如因为用信用卡八倍红利回馈以及电视购物礼券等优惠,从台“中国信托银行”倒赚一笔,成为卡友们心中的英雄,被媒体封为“卡神”。她与绿营关系密切,2008年谢长廷参选“总统”时,她是其竞选团队里的网络执行长,还是由谢出任董事长的“维新基金会”的董事,两人曾合写《长仔的噗浪日记》一书。《联合报》3日披露称,杨蕙如的律师陈伟仁曾是民进党嘉义县党部律师顾问,原先在“法务部政务次长”蔡碧仲的律师事务所任职。杨蕙如下线蔡福明的律师陈泽嘉,目前正协助民进党“立委”陈明文处理高铁遗失300万元新台币现金案。

“还有多少网络东厂”

对于杨蕙如养“网军”案,绿营相当低调。蔡英文竞选办公室2日仅表示尊重司法,台“外交部”3日称,说杨蕙如害死苏启诚,这个推论比较快。民进党发表声明否认杨蕙如与民进党有关系,批评国民党在做“粗糙联结”。3日,驻日代表谢长廷也首度对外回应称,“杨蕙如的事情,我都要负责?”

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2日深夜发文称,如此一位优秀“外交官”以死明志,却只换来执政党一句冷血无情的“尊重司法”,令他实在心寒。他说,“网络东厂”现在依然每天黑韩,希望对“网军”造谣的起诉成为对抗网络霸凌杀人与“网军”操控舆论的开始。韩的副手张善政3日称,这件事一定要追究到底,他怀疑杨一直帮蔡英文做“网军”,不知检方有多大决心可以查到底。国民党党团称,去年当局放消息称是大陆放的“假新闻”害死苏启诚,现在清楚显示根本是民进党自己人,如今选举一到,又莫名其妙冒出一个澳大利亚认证的“匪谍”影响选举。他们认为光是处理杨蕙如还不够,她养“网军”的钱从哪里来的?民进党有无介入?都必须查清楚。法律界注意到,检方只查到杨蕙如就形成“断点”,真相没有全部呈现。台北市长柯文哲也说,不用说也知道杨背后的金主是谁。

资深媒体人李艳秋在脸书质问,“还有多少网络东厂?”她批评称,为了推卸责任,民进党用“网军”带风向,甚至假造苏处长遗书内容公布,如今谢长廷的脸好肿。淡江大学兰阳校园教授包正豪3日称,可以接受杨蕙如是生意人的说法,但总该知道谁在背后出钱干脏事吧?不少网民嘲讽说,蔡英文当局利用苏案打出“消灭假消息的大旗”,结果现在发现,害死苏启诚的根本是自己经营的“网军”,“民进党维护言论自由,真的好棒棒”。

“网军”四招带风向

《联合报》3日起底绿营“网军”操弄舆论风向主要有4种模式:一是“假倒戈,真卧底”,几天前韩国瑜的一个粉专倒戈,忽然变成“韩黑”和“英粉”,有舆论随后大做文章称是因为韩粉对韩国瑜诸多表现不满,“但只要了解粉专的运作模式,便知道这是一场布局已久的‘假倒戈,真卧底’事件”,目的是在适当时候出击,影响选举;第二种是“挂羊头卖狗肉”,有些粉专表面上谈的是生活,但大量广告全是对国民党参选人的攻击;三是“假脑粉,真反串”,具体例子是之前的“谢震武、谢祖武事件”,谢震武在节目上批韩,韩粉却大举进攻艺人谢祖武的脸书,加深“韩粉脑残”印象;四是“制造意见领袖”。文章直言,民进党指控的“网军”确实存在,只是背后最大操作者恐不是民进党指控的“中国网军”。

《中国时报》3日称,民进党为选举一直贩卖“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通过各种管道对民众洗脑“大陆渗透无所不在”,对政治立场不同的人动辄“抹红”,结果查办起来是自己“网军”首脑先露馅,“此事须追查到最上层,究竟杨蕙如的资金是谁提供的,政府是否有人涉入此案?”联合新闻网称,民进党炮制“反渗透法”说要抓“境外敌对势力”对台湾的渗透,结果原来是自己在利用“网军”制造假舆论。不同的是,民进党对自己的“网军”不闻不问。文章说,依照民进党的逻辑,杨蕙如这种制造网络假消息的人有被大陆渗透的疑虑,应该再向上追查资金来源和实际指挥者才对,否则怎么对得起民进党的“反渗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